台灣人只想孩子從小當明星,「他們」卻培養孩子從小成大慈善家

有些星爸星媽利用年幼孩子進演藝圈賺錢,來看看這個來自印度的案例,同樣是小小孩子,事業和格局卻不太一樣。

此故事在中文世界裡是Mr. 6最早披露及分析,一位住在印度的15歲小男生阿南德(Anand Krishna Mishra),才剛剛準備上高中,卻已經「教」了5萬個小朋友?

5萬個小朋友,是多大的數字,我們想想,在台灣的小學,一個班有30位小朋友,每兩年換一次班導師,所以一位班導師想教到5萬位小朋友,得教三千二百年才能教得到,連烏龜也沒辦法活這麼久(據記載最老的烏龜死於1965年,共活了188歲);如果是科任老師,每年教到300位小朋友,也需要教一百六十年才能教到5萬名小朋友,意思是說,阿南德國中還沒畢業,已得到了一般老師一輩子遠遠得不到的學生數量,這是怎麼回事?

其他孩子向父母討錢買玩具,阿南德向父母討錢來幫助其他孩子。

原來,阿南德念小學二年級的那一年,隨父母拜訪印度中部埃洛拉(Ellora)一座寺廟,那區本來就很多古蹟,包括已被UNESCO訂為世界遺產的埃洛拉石窟,在那邊,小小的阿南德看到一個比他年紀還小的小男孩,竟在微弱的街燈光線下念書,深受感動,就和父母要了500盧比(約200元台幣)給這個孩子,但那小男孩竟馬上的拒絕了。

阿南德仍想幫助這個小男孩,於是再轉往他父母,幫忙買幾枝筆及其他文具給這位小男孩,小男孩欣然接受,小小年紀的阿南德才發現,原來要幫助可憐的窮人並不是施捨「錢」,而是幫助他們「脫貧」;對於一個在微弱街燈下讀書的貧窮小男孩來說,脫貧的方式只有一個─────考上好學校

念到好的學校,大學畢業,收入就會變高,據統計,印度18歲以下人口占總人口的43%(超多),其中又有40%的兒童活在貧窮中(超多),且,只有7%的印度青年人能獲得大學文憑(超少)。

在父母的鼓勵下,才8歲的阿南德創立了一個教育組織叫「Bal Chaupal」。創立組織是人民的權利,不用多花錢,但,創立之後,由於阿南德父母都是政府機關的公務員,沒有多餘資金提供給阿南德去幫助別人,而阿南德住在印度北方接近尼泊爾的一個叫做勒克瑙(Lucknow)的大都市,只好先向某個人家,借一個空間,開始他住的城市那邊的貧民窟開辦「免費學校」,教貧困的孩子念書。一開始阿南德手下並沒有老師,也沒有錢請老師,沒辦法,只好由阿南德自己當老師,他才小學二年級哪。

沒想到,「孩子教孩子」,效果特別好,8歲的孩子教5歲、6歲的,特別有親切感,阿南德在他的小小學生眼裡不叫「老師」,而叫「小小大師」(Little Master),由於孩子喜歡當阿南德的學生,各地的爸爸媽媽更願意送孩子來這裡。

過去的八年,阿南德慢慢的長大,也慢慢的完成了他的理想──—這位「小小大師」有夠忙的,八年來他拜訪了150個村莊,除了教比他年紀小的孩子,也慢慢培養了新的「小小大師」。阿南德的父母幫他統計過,計算下來,他教過的學生應該有大約5萬位,目前已有758位成功的考試進入他們從來沒有想像過的高等學府(應該是有獎學金,不然他們如此窮困,直接進去是付不起的)。

如今,阿南德自己也準備上高中了,愈來愈忙的他,每周的時間只夠去多拜訪一個村莊,但他已經一手創造出了一股旋風,他在各村莊皆已留下了很多位「小小大師」,會繼續的到其他村莊去接觸更多的學生。阿南德已獲「國際和平獎」(International Peace Award)入圍兩次,在國際上發光是遲早的事。

想想,給一個成年人八年,他可以做什麼?八年,原本一無所有的成年人,可以從一間寒酸的破辦公室,一步步的踏穩腳步,一步步的累積成一家跨國的大企業!同樣的八年,給了一個小學二年級的孩子,當他到了國中三年級,他一定也能做出什麼了不起的大事。未來不必完全只在書本裡,孩子也可以像阿南德一樣,做一件什麼的當作課業之外的「副業」(side hustle)。也就是說,小學生/中學生也可以「斜槓」(slash)啊。

還沒念到大學的孩子們,小小年紀做斜槓、做副業,不需要在意它賺多少錢,也不急著要名聞世間,沒有什麼成功的壓力,只要做出來了,至少都能為自己留下美好的童年回憶。

重點是,父母親可以做什麼事,來誘發孩子開始想一個對他未來前途很有用的「副業」呢?

有些人只希望從小培養孩子以後當網紅、當明星、當搖錢樹,有些人卻從小培養孩子從小成大慈善家。我們給孩子最好的禮物,就是一個「好的方向」。

我正開始一系列「為台灣孩子而寫」的計畫,寫什麼?就是每星期寫一萬字的全球化國際勵志文章,幫助我自己的孩子,並且給各位希望讓孩子心懷國際、全球視野、大格局的家長們作參考。我已經開始寫了,想收到這些文章?請填寫以下空格告訴我寄到哪裡(送出後即表示同意Mr. 6寄送相關資訊給你):

同樣的八年,讓一個孩子慢慢做,一定也能做出一件了不起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