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低買進一定賺?經濟學家:病毒過後,消費者將永久改變了

上週傳來一個奇怪消息,美國麥當勞說它無法預測新冠肺炎將帶來多大影響,所以它為各加盟商特別寬鬆了租金期限。麥當勞已經是壓力相較小的,因為疫情,我們家一週就多叫了好幾次外送,每次都是麥當勞,從沒吃過這麼多的麥當勞,為何麥當勞會緊張呢?

NatWest Markets美國首席經濟學家Michelle Girard就要大家來想像,新型冠狀病毒對全球經濟影響的另一個更可怕的可能性──

有沒有可能,病毒過了後,「人心」變了?

這位經濟學家提出警告,大家目前都在擔心供應鏈是否出問題、現金是否短缺,但,這些恐怕都不是最嚴重的──現在有一件事,比所有事情都更更更嚴重,那就是──因為這次的恐懼,被關在家,可能已經「永久的改變了」消費者心理、消費行為(permanent shift in consumers’ mindsets)。

什麼意思?

她分析,活絡的經濟源自於消費者的熱情購買,消費者願意去買東西、看球賽、聽音樂會,才會驅動更熱烈的經濟循環,但,當消費者已經完全不像從前的他們,買的東西完全不一樣了,判斷準則完全不一樣了,甚至完全都不消費了,或再也不特別衝動消費了(如搶購買一送一),或不想買任何奢侈品了,那,先前所設立的那些商店、那些上下游供應鏈,就變成了完全英雄無用武之地,完全都要重新打掉,一段時間後才能重新再形成一套新的!這位經濟學家用「近代歷史從未見過」來形容這次的新冠病毒疫情可能為消費者心理帶來的永久創傷(改變)。

她的意思是,疫情恢復,股市就一定會回溫嗎?

股市跌到底,等到沒病毒了,就一定會漲回來嗎?

不一定。因為,既然消費行為永久的改變了,經濟活動永久的改變了,人們雖然仍會消費,但方式和強度都會不一樣,需求不一樣,造成供給「對不上盤」,於是,就算疫情已經都不見了,企業的生意依然很差,而且不知道會差多久───這是經濟學家所擔心的。

怎麼辦呢?

記得當年我公司剛開,還是一個小小工作室,員工幾位,不幸就剛好碰上當時來勢洶洶的金融風暴,當時的嚴重性,和現在的新型冠狀病毒差不了多少,連銀行都倒了,嚇壞了。當時我那個小工作室,有幾個大客戶,包括銀行、日用品品牌,看起來都已經預算不穩,原本要下來的案子都開始鬆動,簽約日往後延,當時很多上班族開始被迫放「無薪假」,企業都緊縮了、付不出錢了,感覺大難即將來臨,我的收入快不見了,怎麼辦?

那位大哥,再次給了我一個很好的建議,幫助我度過了難關。

他用了一個超簡單的方法───

記得那天,我和他約。

他問我辦公室在哪,報了地址,辦公室太小,不好意思讓他上來,約樓下咖啡館,大哥卻說,不用,「車上聊」吧!

老天,那是一輛藍寶堅尼Lamborghini超跑,俗稱大牛,寶藍色的,每個男人的夢想。

我上車。

「恭喜你,嘗到了賺錢的滋味。」大哥說:「但,也很遺憾,說不定,你過不了這一波不景氣,還是得乖乖的回去上班───如果你還找得到工作的話。」

我點點頭。

「除非,你已經賺夠了?」

我搖搖頭。

「那你該怎麼辦?」

我說,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要怎樣度過這場不景氣。

企業都付不出錢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們連自己員工都付不出薪水了,我也快要付不起自己員工的薪水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過,慌亂中,我倒是收到很多讓我不知所措的「建議」。什麼建議呢?全都像是──趕快去買黃金保值,不然現金會整個不見?趕快去買股票撿便宜,長抱它,以後可能會漲三倍!

大家都說不用怕,亂世一定有亂世的做法,但,我還是怕得要命啊!

「我可以理解,他們只會這一招,投資、投資、投資,」大哥說:「可是,有沒有想過,就是因為你很需要錢,更不應該把剩下的現金,投入在不擅長的領域(股票、期貨、外匯)中!」

大哥一邊講,一邊專注的看前面。

這車的底板好低,坐在裡頭,比其他車子都貼近地面,皮革的氣味灌滿我鼻孔,還帶了一點點的花草鮮香,我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氣。

大哥繼續說。

「如果你需要錢,你的存款肯定不多。當你的存款這麼少,就算翻了一倍,又怎樣?你又可以花到何時?更何況,大部份的投資標的,都無法讓你多賺100%,甚至一個不小心,就要你賠上100%。」大哥說:「如果多了100%,你沒有絕對的解決問題,而如果跌了100%,對你則是完全的災難(錢就沒了),那你為什麼還要用這種方式呢?」

我點點頭。

真是清新脫俗的想法呢,和其他人教我的都不一樣。

「我可以理解,這時候,你會有一種罪惡感,大家都在逢低買進、到股市房市匯市撿便宜,而你動也不動,好像自己沒在努力賺錢。」大哥說:「或,他們笑你,幹嘛和錢過不去?你這麼不喜歡賺錢?甚至,你好吃懶做?」

大哥怎麼知道,我真的有一種罪惡感,大家都在努力搶機會,只有我按兵不動,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動。

「他們總會這樣講:最近放空一家股票,結果就賺了六萬多塊!然後,他們一定會強調,這個錢來得多麼的快,多麼的不費吹灰之力,只要3秒鐘,擺在那邊等著賺;甚至躺著睡覺的時候,他都在賺!」大哥說。

我點點頭。的確,朋友都是這樣說的。朋友都是報喜不報憂,好像大家都在賺錢似的。

「這個時候,你一定要撐住,繼續的想,繼續的想,到底你該怎麼做,才是真正的『解決問題』。」大哥說:「看清楚,你的問題,並不是怎麼賺一筆錢,而是怎麼『增加收入』。」

咦?

賺一筆錢,增加收入,這兩件事不是一樣的嗎?

「這兩件事並不一樣。」大哥說:「我現在就可以和你說,賺一筆錢,你並不拿手,而增加收入,你非常OK,請問,你現在收入是怎麼來的呢?」

收入怎麼來的?當然是,企業給的。我的客戶給的。是他們給我收入的。

「那麼,我們就來想辦法增加你的收入。」大哥說:「來,馬上帶我,去你的客戶那邊。」

什麼?現在嗎?

「告訴我,你最重要的客戶是誰?」

我最重要的客戶?

的確,這位大哥這麼聰明、這麼有賺錢頭腦,也是好幾家公司的董事兼大股東,若可以幫我到客戶那邊指點一下,應該是如虎添翼,很厲害的──但,哪個客戶才是我最重要的客戶?

「東吳銀行?」我說:「好嗎?」

「不,」大哥說:「太大了。」

「保僑?做洗髮精的。」我說。

「我知道,外商,」大哥說:「太大了,不對,不對。」

我愣住。

這時候,不是應該顧那些大客戶嗎?

「給我最小的客戶,最好是一般人沒有聽過的。」大哥說:「來。」

我努力的想。

好吧。

「那間誠實企業,好不好。」

「好。」大哥說:「帶我去。」

超跑疾駛上橋,往破舊的工業區過去,路愈來愈窄,大哥的寶藍色的藍寶堅尼,好像都快要擦撞到右邊的水泥牆了。

「為什麼,」我忍不住問:「您希望見到最沒錢的客戶?」

大哥微笑,一副等一下我就會知道的模樣。

他開車技術也真好,鑽進這裡的窄巷,仍保持速度;超跑的引擎聲很大聲,我看到路邊的人都朝著我們看,大概這樣的超跑,很少出現這樣的工業區吧。

「他們真的很沒錢,我們的案子都快要斷掉了。」我說:「我向他們要個5萬元下廣告,他們都不願意付了。」

「好,」大哥打斷我。

「等一下,你看我怎麼說,我會讓一個連5萬元都不想付的客戶,『每個月』都付出5萬元給你!」大哥說。

什麼?

連5萬元都掏不出來的老闆,如何讓他不只給出5萬元,而且還從現在開始「每個月」都給5萬元?

這好比,連5萬元年終獎金都不願給的老闆,如何叫他不只給我5萬元,而是以後「每個月」的薪水都狂增5萬元?

實在很不符合企業職場原理。

沒想到,那位大哥,真的用一種很特殊的方法,只花了30分鐘,就談成了………。

(未完待續………)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