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知道你的主管薪水是多少,快樂指數可能立刻下降29%

「你知道你們部門總監的薪水嗎?」這位大哥問。

天啊,他問得可真直接。

我馬上搖搖頭。

一聽到「薪水」二字,好像我們在談論什麼不可告人的機密。我辦公的地點就在旁邊,嚇得我連忙表示「與我無關」,不是我要問的喲。

我搖搖頭,搖搖手。

這反射動作被大哥看穿了。

「幹嘛這麼緊張。」他笑,然後沉下口氣:「但,你的直屬主管就是你的總監,你當然應該要知道,他的薪水是多少。

我看著他。

這一場飯局,我一直在看著他。

我很想看穿這個人,因為,他已經和我談了兩個小時了,還沒說明「來意」。

到底,他想向我「推銷」什麼?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某天下班,在一家咖啡館。

當時我還在上班,還沒有開自己的公司;我很想賺錢,但不知道怎麼做。

不過,當年,我在網路上已寫出一點名氣,email是公開的,不少人來邀約。我沒有很多時間約見面,通常都只能約在公司附近;然後當時我正在減肥,所以只能點一杯飲料,喝完飲料,我就要回家照顧剛出生的孩子了。

當年的我,32歲,開始在網路上寫文章、寫創業,但我個人卻還是一個老老實實的上班族,沒有任何創業成功的經驗──那時候,我可以分析創業,但我無法賺錢。

我實在也沒什麼錢。連自己的生活費都賺不夠。我不是富二代,所以必須老老實實的上班,然後大部份的薪水都拿去繳房貸。

每次想到這,我就呆,呆了一陣子,一股哀傷湧上了喉頭;我的喉嚨似被掐住,被這個世界的不公平給掐住,被我自己不知何去何從而掐住,被我不知道該怎麼走下一步而掐住。

那你『猜猜看』,你的直屬主管、那位總監,薪水到底多少?

大哥繼續問。

我也繼續不想講。

來這裡,我知道這位陌生的大哥,最終一定會介紹我「某種賺錢法」。

說不定他是搞保險的。

或是,做傳銷的。

沒關係,我不怕,因為我實在太想賺錢了。但,我也不會輕易的相信或投入,因為我實在太清楚、那些都太投機、太夢幻,且,我努力的讀了這麼好的學校、進了這麼棒的公司,怎可能要我重新再從0開始?

要說什麼,就快說吧!然後,這位大哥,我準備要回家了,謝謝再聯絡。

我心裡是這樣想的。

~ ~ ~

最近好多研究,到底一間公司該不該將薪水透明化?

當我看到我們總監,那副爛軟軟的模樣,從我眼前飄過,走進他個人專屬的辦公室,門一關沒幾分鐘,裡面就響起他高聲講電話的笑聲,我實在不太能接受──他賺的錢比我多。

這個差異,直到今天,回想起來,還是蠻生氣的。

生氣的不只我一人,就在這個月,美國UCLA大學經濟系教授Ricardo Perez-Truglia剛剛發表一篇最新論文,刊在《American Economic Review》期刊;他的好奇心來到地球另一邊的北國挪威,要知道挪威(及隔壁的芬蘭、瑞典等)可是從十九世紀就開始已經將每位公民的收入資料公開了,但挪威於2001年做了一個更大膽的「創舉」────他們竟將整套系統「上線」,也就是說,每次你在路上認識了一個人,就可以立刻上網,查一查他這幾年到底賺多少錢、付多少稅,這──可是真正的透明化了。

據說,在一些尖峰時段,這個網站的流量可以比擬YouTube,你就知道,人性使然,我們都有多麼愛看「大家賺多少」。

而,UCLA這位教授,則針對挪威開放前與開放後的人民的「快樂指數」做了一個研究。

結果,有了一個震撼的發現────

教授發現,自從大家都看得到大家賺多少,富人的快樂指數和窮人的「差距」又變更大了。

他指出,根據各研究,富人本來就是比較快樂,而窮人就是比較不快樂。不幸的,自從這個網站公佈後,富人反而變得更快樂,而窮人變得更不快樂,而且,他還算出了那個變化──這位學者指出,自從透明化,富人與窮人之間的落差,比之前還拉大了三分之一左右(29%)

注意,此研究並沒有提到是富人高興了29%,還是窮人難過了29%。但重點是,為何單單「知道別人賺多少」會有這麼大的影響?

學者說,簡單!因為──

因為,富人看這些,就一直知道自己賺的比別人多,感覺更幸福了。而窮人,更看到原來自己賺這麼少,感覺就更差了!

但,這些並無法改變事實。窮人並無法因為這個網站而知道怎麼賺更多,富人也不會因為這個網站而把財富多拿出一點給其他人。

辛苦的上班族,大家都會算得精,哇,公司每個月要付這麼多薪水,那我自己薪水這麼低,身旁同事薪水都這麼低,為何公司還需要每個月承擔這麼高的薪資?很快的,基層員工就算出───一定是主管!拿了我們幾倍的薪水!

當員工得知,主管領的是自己兩倍甚至三倍、四倍,大部分的小員工心裡都會變得非常不平(所以薪資絕對得機密),明明每天工作比他更長時,做的事情更關鍵,為什麼讓那個只會發號施令的主管可以領這麼高薪?

~ ~ ~

「所以,你們家總監,薪水到底多少?」大哥再問一次:「我是說不只本薪哦,還要加上獎金、紅利等等,大約一個數字,你完全都不知道嗎?」

十年前,我記得我是這樣看著那位大哥的。

「他是你的主管,所以你當然一定得知道你們家總監的薪水呀!」他說:「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你『不想知道』?」

十年後,我才真正瞭解,那位大哥當年為何那樣問我。若我有機會再一次見到他,我一定會這樣子和他說的。

但十年前,我完全不知道上班族薪資的祕密,所以,我真的無可奉告,而且對這位大哥一直追問,感到非常的不耐煩了。

「我真的不知道………。」我禮貌的說。

這實在已經是我禮貌的極限了。

這時候,我已經和這位大哥聊了超過兩小時了,還沒有聽到我想聽的重點;他還在「賣關子」,不告訴我他為什麼約我、為什麼找我談、目的又是什麼。

晚餐沒吃,為了減重,但我已經昏昏欲睡,現在只想回家,趕快回去照顧孩子。

沒想到。

真沒想到。

這位大哥接下來說的話,讓我嚇了一跳──

「好吧。既然這樣,」這位大哥說:「讓我跟你說………」

我睜大眼睛,看著他。

「讓我跟你說,你們家SATO總監的薪資是多少。

不可置信的望著他。因為這位大哥竟說出了我們總監的名字,而且是總監的綽號。這綽號只有公司內部的人才會知道,他……怎麼知道?

「什麼?」

天啊,他到底是誰?

這位兩個小時前才初次見面的產業大哥,我根本不認識、也Google不到他的名字的大哥,豪氣一笑。

「你想知道他的薪資嗎?」

(未完待續………)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