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唯一好消息:逼企業開始接受,員工其實是可以在家工作的

某天,在這條開滿餐廳的市場路上,突然出現好多好多的人,都是差不多年紀的,個個帶著口罩,表情茫然;如此多人,猶如喪屍,灌滿了整條小巷,過了一陣子,我才意會到現在是中午十二點整,從他們身上的掛牌,可以看出都是從旁邊辦公大樓吐出來的白領上班族,有銀行界的,有科技界的,有外商的,有電子廠的,正飢腸轆轆覓食找東西吃,大家都會有大約一小時在這邊,然後消失不見。

雖然說21世紀人人皆應有自由,可是,大家集體忘記,白領上班就是人類歷史上最龐大的自由限制──自每天早上九點或十點起,把自己挶限在一個五坪的個人辦公空間,眼睛視野不會超過一個屏幕和它方圓一公尺。然後這樣的去等待下午六點、七點,終於可以收拾離開,明天再重覆一次,換來的是一個固定的收入,偶爾有紅利。

這是每一個人的生活,有誰不是?

不是的人非常少,不是麼?

但,那是因為,你在裡面,看不到「外面」。

你只看得到誰在你的辦公室,卻看不到有誰「不在」這裡。

你在中午12點走上街頭覓食,但你從未在早上10點半或下午3點鐘來到同一個街頭。

今天,我在早上10點半,站在同一條市場巷子,就看到至少好幾桌的人坐在那裡悠閒的喝咖啡,大部分顯然是媽媽們,在這邊吃早午餐;從她們表情和動作,可以看出她們並不需要趕任何時間,不需要趕中午,不需要趕下午,我先前從未看過這樣的姿態,直到自己離婚後成為全職照顧孩子的單親爸爸,我就「看到」了。不只媽媽們,看,還有中年男子,穿著隨意,買份報紙,坐在旁邊,如果要不是其中一名男子剛好是我家隔壁的鄰居,我還真以為這些還未至退休之齡的男人都是游手好閑的。這位隔壁鄰居,分家產分到三間房子,每月月初大概就有至少15萬至20萬租金送上來,還沒包括他那些停車位,像他這樣的男子不知道還有幾位,也是在這個時間,「游手好閒」的走來走去的。

最值得注意的是,同一間咖啡館,早上10點半,還有一些看起來穿著輕便、神情悠閒的年輕人,有男,有女,看起來皆不到30歲,居然也坐在這邊,啜著一杯150元的咖啡──這些人的標誌就是,眼前一定有一台敞開的筆記電腦,而且他的眼睛,閃閃發光,如果偷瞄一眼他電腦裡做什麼,會發現他們一定是在打字或使用滑鼠,有的用繪圖板────他們是在工作,或塞著耳機正在電話會議,蠻大的機率還會遇上一位說著極流利的英文的。

我知道他們是誰,因為我跟他們一樣,每天都找固定找一個地方坐坐,這就是現在最常見的新型態工作模式,是上班族所不知道的,所謂的work from home(從家裡工作)。

這些人都會去買和上班族一樣的珍珠奶茶,吃和上班族一樣的便當,但,大家都會盡量在上班族不在的時候,湧入這些咖啡廳、街道,以免和剛剛形容的那一團上班族喪屍碰在一起,失去了這種生活應該有的悠閒氣味。

如果武漢肺炎有帶來任何的好處,那,可能就是它可以逼迫企業體去接受、讓更多全職員工轉變成「從家裡工作」,變成這樣的悠閒,卻仍可以達到比以前更高效能。

解鈴仍需繫鈴人,平時不願「放人」的企業,而今因為不願任由員工在家隔離還照拿薪水,終於被迫接受了遠距工作,而這轉折點,可能就在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