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住生氣,是一個男子能給出的最大聲的甜言蜜語

最氣的就是小歐這點,當她生氣的時候,小歐就彷彿失去言語能力,再也不和她說話,整個「不理她」────真的很氣,那樣子,真的很討厭!

她忍不住大罵:「你不要給我在那邊裝傻、裝呆、裝安靜,有話就直說!」

他仍然用沉默來說。

她說:「你不是很會說嗎?看,你就是說不過我,敢做又不敢被批評!」

他仍然是靜的。

她說:「專家說,親密關係如果忍住,是不健康的,這叫做……唔,『冷暴力』!」

他還是一樣故我,一句不吭。

她也氣到累了,不再說話。她不說話,整個家就死寂一片,這時候,更令她生氣的是,小歐的雙手還在他那支灰灰髒髒的鍵盤上,發出卡卡卡卡的敲擊,對她進行更極致的神經刺激。

她真的受不了,真的受不了了!

她衝過去抓起他的鍵盤,扯掉了線,往外一丟。

愣住的,還是她。

讓她愣住的,是小歐的眼睛。

剛剛只知道他在看電腦,沒看到他的眼神是那個樣子的。

那眼神,啊,好久沒有出現的那眼神,讓她想起了某一天。

~ ~ ~

某一天,她19歲,髮型是清湯掛麵,俐落。她剛和大學時代最要好的同班同學小歐大吵一架,小歐和她大概都知道這次吵架已經把他們的友情吵得差不多乾掉了。

小歐的脾氣,年輕的時候是非常不好惹的,就如同小歐常和她說的,小學的時候他一被刺激就打架,長大後一不爽就罵髒話,碰到鳥事就搥桌子摔電話,這就是小歐。所以年輕的19歲的小歐,和她吵架,也沒在讓步的,有時候吵到最後真的很生氣,還差點要打起來。

但就在某一天,她不生氣以後,她寫了一封信給小歐。

「未來某一天,如果我們再吵架,你可要記得,不要管那個未來的我,好嗎。」

她寫道。

「無論未來的你多生氣,你都可以和19歲的現在的我聊聊,向『我』求救,讓我來教訓一下未來的『我』,好嗎。」

按下「送出」,小歐一定也正瞪著螢幕,不然,怎會這麼快就得到一封回信。

「求救,葉,求救。」小歐寫道:「我被十分鐘後的葉子不理了!」

她笑了。

「你怎麼知道十分鐘後我會不理?」她回信。

十分鐘後,門口真的傳來敲門聲。

十分鐘,大約就是小歐的宿舍走到她的宿舍的距離。所以他倆才會這麼要好。

她開了門,門口的小歐,那個眼神。

就和現在的眼神一模一樣。

~ ~ ~

想起這天,她也一併想起了,她大學時期所用的信箱的帳號密碼。

很久沒有登入了,她想讀一讀當年的那封信,還有當年的回信。

她有點懷念當年的小歐,那時的他,多麼man,多麼帥氣,也多麼的……照顧著她────儘管他們都說彼此是麻吉、是哥倆好,但總是覺得那個小歐在默默的喜歡著她。

她進了大學時期所用的信箱,很快就找到了那封信。

因為,那封信排行第一封。

她嚇了一大跳,無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

雖然是15年前的信,但就在剛剛半小時前,還有人在回覆那封信。

是誰?

是小歐。

是半小時前的小歐。

是那個不理不睬,用背影來面對著盛怒的她,手上鍵盤敲個不停,已經和她結婚十幾年的小歐。

半小時前的小歐,回信給15年前的她。

而且,這是當年那封信的第一千兩百七十三封回信。

這封回信的內容是────

「求救,葉,求救。」小歐寫道:「我又被妳罵了,但依然沒有忘記我答應妳的。那妳還愛我嗎?」

她無法置信,迅速的點開了第一千兩百七十二封、第一千兩百七十一封、第一千兩百七十封、第一千兩百六十九封………

我又被妳罵了。妳又不開心了。妳還好嗎。妳可以靜下來嗎。

妳還愛我嗎?妳還愛我嗎?妳還愛我嗎?妳還愛我嗎?

是愛,是包容,也可能真的是「傻」───他似乎願意在她面前傻一點,讓她可以不必苛責自己,自己找到出路走過去。

一百個男人有七十個是真的少一根筋。

有二十九個是冷暴力。

但有一個,是真真正正的為了她。

忍住生氣,是一個男子能給出的最大聲的甜言蜜語。

而她大概只需要對當年年輕的自己有點信心,相信自己看男人的第六感,而這一個男人,在她最需要的時候,會用忍耐和沉默是給出他最真摯的擁抱,信守那一份與當年的她的,

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