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淨心」唯一方法,就是誠心面對並接受每一天的賭爛

3812829924_113893cc89_o (1)

剛剛,主管又在發飆了。

小琴瞪著眼前飆罵她的主管,心想,今天已罵了將近一小時,該停了吧。

果然,此時,主管突然閉上眼睛。

閉得很緊,眼睛兩旁的魚尾紋顫抖著,表情狀似痛苦,然後,過了一分鐘,說也奇怪,主管臉部線條慢慢變得平和、平和,臉上的油光也好像消去了。

此時小琴瞄向主管背後那一幅好大的字畫,上面十個大字──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小琴心想,嗯,又來了。

小琴知道,主管忽然閉目靜坐,是努力在想像那些事情都沒有發生,一切都是空、一切都是無,前面的小琴也不存在。

不存在,就沒煩惱,就不會想再罵人了。

通常主管開始閉目,就表示小琴應該默默退出主管辦公室,直到下一次再被飆罵。聽說以前曾有某新進同事不懂規矩,主管已經閉目了十分鐘,還傻傻坐在原位等著,沒想到主管突然睜眼,破口大罵:「你還在這邊做什麼!」

大家私底下笑主管,這個腕上掛滿佛珠、自稱修禮近佛法的,卻是所有員工心中的「暴戾王」,看來────他的佛法,愈修愈歪啊。

各位碰過這種人嗎?

像主管這樣的現代人,在職場、家庭、朋友間比比皆是,每當覺得煩躁,就開始找尋各種慰藉,比方說靜坐、冥想、空。的確,佛法的「空」,給了一般現代人很大的療慰,像這個主管一定是無法制止自己心中憤怒,想像一切是空,應該有幫助。但,為何他還是「空」不了?

因為,「空」豈是一般人能如此容易理解的?

佛法的「空性」有個知名故事,當時佛教禪宗五祖弘忍大師即將傳法,令弟子作偈以為比賽。當時居上座的神秀先寫一偈,表達對空性的看法: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表示人們應該時時拭掉表象,漸漸的領悟,但當時有一位叫做慧能的小師弟卻更進一步,主動提出一個更直接的頓悟概念: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也就是說,世上一切本來就是空的,樹、明鏡、所有物體皆不存在,當然不會留痕跡,後來這首技高一著的偈子獲得了五祖認可,夜半私下傳承衣缽予這位「黑馬」慧能。

不過,此故事有個大家沒注意到的重點──

在「比偈」的當下,身為「裁判」的五祖,認為神秀的作品不夠好,但也認為慧能同樣的「亦未見性」,且用鞋子抹去他的作品。後人的解釋皆是,其實當下五祖已經裁定慧能勝出,但因為怕這位剛入門的新弟子會遭來其他人的嫉妒,因此故意不動聲色,「故意」說他寫得也不怎麼樣。

然而,當五祖真正傳衣缽給慧能,其實又是一陣子之後的事了,因此我們大膽假設,有沒有可能,當下,五祖從心裡其實實實在在的是認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個表現,仍是不夠的「空」呢?

雖然當下五祖的確看到惠能解釋空性的能力勝過神秀,但,五祖畢竟還是拿鞋子擦掉了它,且沒有馬上傳承衣缽,是否表示他仍不認同這就是空性的最佳解釋呢?

這些都是歷史一直沒有交代的,畢竟,「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已經空到連一個實物都沒有了,還有什麼可以比這個更「空」的呢?

如果有,那個「正確答案」,也永遠留在五祖弘忍大師的心裡,沒有傳給任何一位弟子了。

至少,我們看看那個主管,「空」好像無法解決他的問題,因為他根本無法「空」,尤其現代人的工作特別繁忙,家庭關係又特別複雜,要硬說你的人生是「空」,如在幽靜禪寺那樣的空空清清,真的是不可能的事。那個主管閉上眼睛十分鐘,想像這些全都不存在、不在意、不掛心,自以為「通了」,或「空了」,其實只是自己「逃走了」,自我催眠,自己騙自己罷了。因為十分鐘之後,睜開眼睛,其他東西並沒有變,他還是他,同事還是同事,煩惱還是煩惱,壓力還是壓力,日復一日,他永遠空不了,還帶給別人和自己痛苦。

所以,「空」可能真的不是最後的答案。

要「空」之前,可能得先承認自己「有」。

這答案,看在小琴和其他人眼裡,太容易了────主管其實並不需要閉上眼睛,只要他接受了「全部」,就不會生氣了。

不必如此憤怒,不必太多勉強,無論事情怎樣做不好,都是「好」,就不會生氣了!

我每天寫日記即生一感想,當我將每個昨日都寫下,無論是快樂的事、悲傷的事、生氣的事、提心吊膽的事……通通都接受並記錄下來成為自己的一部份,此時就發現,我的昨天無論是怎麼過的,過得好或不好,其實都是可以的──當我誠心誠意的接受了所有的「有」,我就等於變成「無」所謂了。

最多朋友的人,根本不知什麼是朋友;最有錢的人,根本不知道什麼是錢,因此,那種「無所謂」,其實只要承認並接受各種「有」,且完全在不在意各種「有」的型態,無論它是有得很「醜」,或有得很「糟」,還是有得很「塵垢」,有得很「雜草叢生」,都無所謂,這時候,或許就可以進入「空」的狀態了。

這是一種合乎於現代人的方法,讓自己接受「有」,承認自己擁有很多拉里拉雜的好與不好之物,那麼,就不再去在意任何事。

心,就空了。

現代人要「淨空」的唯一方法,就是誠心面對並接受每一天的「賭爛」,坦然接受不完美的自己,承認並歡喜著所有的「不好」,讓它們通通都存在,睜大眼睛去看它、欣賞它,而不是閉上眼去逃避它,於是,很多不好的「意念」,就不會再想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