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某人整,自憐的只會愈來愈可憐,只有自好才會愈變愈好

3809582736_6a1d777b1d_o

在職場上、家庭中、朋友間,某時候,遇見某個壞人。

這個可惡的壞人,將你欺負得好慘,但其他人都不知道他/她這麼可惡。你終於鼓起勇氣,試著告訴其他幾個半生不熟的同事或朋友,和他們抱怨這個惡人,但他們卻無法理解、給了一些沒用的建議,或,不站在你這邊。

「你們都被他騙了!」你大聲疾呼:「怎麼大家都沒有看到他多可惡!」

你心中不平,不甘心,心結愈結愈大,開始吃不下飯、喝不下水;原本的笑容漸漸不見,其他人來打招呼你也無精打采。

「怎麼沒看到我被弄得這麼慘!」你無奈又生氣的大喊:「為何大家都不支持我?」

有沒有?

是不是?

被「弄」得慘兮兮的人,此時,往往會開始有一個「念頭」。

這念頭,就是他想做出一個「訊息」。

那訊息,就是要告訴全世界:「此人很惡」。

怎麼做呢?

打算用錄音、錄影、各種截圖、各種對話存證,要把這個人的惡行揭發出來,然後,打算找媒體爆料,找民意代表,找人私下報復……甚至開始自殘,讓自己看起來活像個楚楚可憐的「受害者」。

你將盡一切努力,就是要將這個「訊息」傳出去!

不過,重點是────沒有用的。

~ ~ ~

最近我一直在聽故事,都是一些可憐的年輕爸爸(或媽媽),平時被家暴、精神虐待,最後,被離婚、被分居、被親子隔離──再也看不到小孩。

其中有一位個案,我寫了半年還寫不完,對故事的提供者深感抱歉,因為那情節實在太悲傷了,我至今寫不下去──

這是一個年輕爸爸,和他無法見到面的女兒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已經自殺過世。

這位爸爸,被妻子毒言毒語,被妻子打罵傷害,最後被趕出家門;這位爸爸雖在公家機關有一個穩定的專業工作,但工作仍需要專注力──他人生如此慘了,怎麼專注得了?

一年又一年的過去,他試了各種方法來挽回他的家庭,他給出了錢,給出了一切,但前妻是不會妥協的──

他走不出來。就這樣落魄過了十幾年。

後來,女兒長大,到外地就學,總是在回家的路上,順道繞去爸爸工作的地點去看爸爸。此時的爸爸已經精神狀況不佳,每天蓬頭垢面,酗酒,接近無法工作的邊緣,但女兒很乖,總是拿媽媽給自己的便當錢,多買了一點點飯菜,帶到爸爸工作的地點,和爸爸享用一頓午餐。

聽說,那是這個爸爸,被趕出家門之後,最快樂的一段時光。

女兒往往只能待一下下,就必須離開,回到家不動聲色,然而,過了一陣子,還是被那個粗暴的媽媽發現了,媽媽開始故意只給100元的午餐費,她再也不能和爸爸一起吃午餐。

這個年輕爸爸,無法承受曾經失去又回來的孩子,再次失去了,也不敵憂鬱症侵襲,最後,自殺了。自殺之後,並沒有留下任何遺囑,好像對這個世間的所有人(包括女兒),都沒有任何的眷戀。

為什麼他等不及了?

我的理解是,這樣沉默的抗議,其實就是在傳一個「訊息」給所有人。

他知道,現在的女兒,沒辦法幫助他,他希望在未來,有一個可以救他的力量。他將自己的可貴生命,化為一個訊息,來解開他所在的這個世界的所有的怨忿。

這個「遺言」夠強大,讓人記得。它的設計就是要銘刻在所有仍愛他的人的心裡,如此的無聲,卻會保留一百年;當孩子,長大到大學、進入社會、成家立業,即便已經完全可以自立,他們依然覺得無力,因為他們過得再好,有一件事情(已逝的爸爸),讓他們永遠無法再更好,但,那個訊息,的確是傳到了他們的身上──孩子,以及身邊所有愛著這個年輕爸爸的親朋好友,得帶著此「訊息」,活完剩下的一輩子。

~ ~ ~

這故事最沉痛的部份是,接下來後來發生的事。

原來,這個「訊息」,不必這麼麻煩。

因為,這個年輕爸爸過世後的一星期內,就引起了相當大的反應。

那像是隱忍很久的,一次全部爆發────辦完父親後事,女兒立刻和媽媽決裂,搬了出來,再也不理媽媽。家族很多人立刻站出來,要為這個年輕爸爸討回公道,突然間,所有人都站出來,大聲的聲援。

特別的大聲,因為,人已逝,不能讓他白白的走!

不禁感歎,在生前,這個年輕爸爸,大概都沒有聽見過這樣的聲音。

到了他過世,他才知道,原來大家「今天」就已經都是支持他的了,大家早就已經默默的看到了──他想傳達的「訊息」,其實大家早就已經收到了!

大家都看在眼裡,也都已經放在心裡,不過,人類的互動,尤其是亞洲人,不會讓那位年輕爸爸知道,只會悶在心裡。

那個年輕爸爸,或許自己從不知道自己已得到這麼多人的支持,他以為必須再更慘、再更慘,才能得到大家的注意──

所以,這故事告訴我們什麼?

把自己弄得很慘、很可憐、很無助、很需要幫助,大家只會默默放在心裡。然後,就會不知不覺的,更放大了自己的無力感,愈來愈糟,愈來愈衰弱,產生了「訊息一直發不出去」的錯誤假設,走不出「自己好可憐」的無盡循環。

但,如果反過來呢?

反過來,不要發出「我可憐」的訊息,而是「我比以前好」的訊息。

不是「我暗」的訊息,而是「我亮」的訊息。

亮起來,也是一種訊息──不是因為這個人,而變得更暗,你是因為這個人,而變得更亮。

那個可惡的惡人,讓你如此之慘,沒關係,你更努力,讓它更亮。

亮的訊息,大家都喜歡──大家樂於傳遞,無論是否事不關己,大家都圍過來了。

高聲的欣賞,哇,這個人,怎麼能蛻變得成為這麼好?

積極的宣傳,大聲的讚頌。

如果那位年輕爸爸,變得更好了,說不定,再過幾年,他不但身邊有女兒、兒子的陪伴,也可以親眼看到那個整垮他一生的惡人,最後的可悲下場!這位年輕爸爸不必再傳訊息給未來長大後的女兒,他可以在她的身邊,看著她,每天和她早安、晚安,每天都有幸福的訊息。

年輕爸爸的故事,我還是會寫出來的;但,他教我的事,我更急著寫出來,告訴更多的人────

讓自己「好」起來,好到比以前更好,好到從來沒人想像過的好!這,就是那個惡人,最害怕的訊息,也是讓所有可憐的受害者,一次平反所有委屈的「終級武器」!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