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09589458_b3bfbf5b81_k

兩年前有一個由德國與日本學者合作的實驗,刊在《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學術期刊,他們找來176個實驗者,一起玩了一個模擬的戰爭遊戲,雖然戰爭遊戲本來就是你攻我守,但學者觀察到,高達50%的人會經常的在沒有明顯得到任何好處(no personal gain)之下「莫名其妙」的「主動攻擊」(pre-emptive strike),而且,這些攻擊者只會攻擊那些可以攻擊他的人,絕不會去攻擊那些「沒能力」攻擊他的人,也就是說,這些攻擊行為都是因為「怕對方先攻擊」的某一種恐懼(fear)。

當時在Dartmouth College做博士後研究的心理學家Adrienne Wood亦說,在人類攻擊任何人的思維中,「生氣」只佔了一小部份,很多人攻擊人並不是因為生氣、討厭、恨,而是因為「恐懼」;學者說,那是來自於遠古大自然那個弱肉強食的世界的生存本能,隨時都會被吃掉,基於害怕,所以先趁對方不注意、先攻擊這些可能在未來攻擊他的人。學者說,現在或許無法從人類身上「察覺」,但只要看看「狗」就知道了;狗在攻擊對方,常常出自於恐懼,而人類這種「因為恐懼而攻擊」的行為,最常發生的,卻是在「婚姻」之中。

是的,婚姻,是現代和平時代每一個人最經常「互相攻擊」的方式,不是嗎?

現代的婚姻,極少出現肢體衝突,但經常出現隱形的攻擊行為,自己不察。

為何會攻擊,就是因為「害怕對方先攻」──這狀況,女性尤其明顯。

男女雙方,在結婚以前,從小開始,被教導、被耳提面命、被電視劇影響,早就對婚姻長養成了「完全不同」的思維。

男方如果對婚姻有興趣者,他是想建立一個「家」的(不然他就四處交遊,不必定下來);建立一個家,即便在21世紀依然是一個誘人的願望,有了下一代,承接上一代,感覺是完美的、是被祝福的。

但,不幸的,21世紀的婚姻依然尚未給女方一個足夠的「安全感」;雖然兩性平權,子女可從女方姓氏,家人可和女方家長同住,但長久下來(電視上也都這樣演),人們對婚姻的刻板印象,男方很容易變成花花公子,女方容易變成那個深宮怨婦、那個被小三欺負的正宮。加上女方現在常常為了家庭而辭去工作,聽說男方只要賺錢有錢就會把女方踢一邊,更讓女方心中的「恐懼感」更深了。

所以,雖然男女雙方,求婚、結婚,看起來兩廂情願,但其實內心已經各自種下了完全不一樣的方向────男方剛剛建立一個家,自認人生準備進入幸福的高峰,朋友按讚、羨慕;女方也是剛剛建立一個家,但心裡卻已偷偷的強固起來,準備好「這可能是人生的墳墓」,後面「後面可能會有更恐怖的事情」,跟自己說,如果發生了,記得,一定要記得,要可以獨立、要可以自主,隨時都可以離開,隨時都可以自己一人養小孩………。

換句話說,女性一結婚時,就先埋下以後「外走」的力量,做為自己的保障。這力量從心理建設、外部的支持,一直在建、一直在建,原本只是「防禦」,後來因為「恐懼感」一直存在,讓她變成攻擊。攻擊,反而更證實了她心中的看法「這男人無法忍我一輩子」,更逼著她更有意願去結束這婚姻(因為她早就準備好了),甚至就像學者說的,做出「因為恐懼而誘發的主動攻擊」,逼她的老公結束這婚姻。

而男人呢?恰恰相反。

在婚姻中,他就是要從無到有,從不熟到熟,從將這個婚姻鞏固起來成一個枝葉茂盛的「家」,所以他一開始就埋下了「鞏固」的力量,這力量包括他自己老婆和其他延伸家人的關係。雖然不同住,但因為這男人是要維持一個「家」,因此這中間的關係,遠親近親一定要維持;而這個「家」最重要的也是下一代,他們會讓這個男女共同的家變得更茂盛,所以男人和女人對下一代的培育的態度也有一些有趣差異(這個下次再聊)。

女人不是不注重下一代,只是,因為對自己可能有一天失去婚姻、沒有工作、一無所有之恐懼,女人必須視下一代為自己的「補給品」,當她的那個苦心建立的「逃生傘」的「救難背囊」,因為,若沒有下一代,女人做了這麼多準備要離開婚姻的剎那,將一無所有,在冷空氣中凍寒瑟縮;換句話說,男人視下一代為「整個大家」的新成員,女人則視下一代為「自己」的重要朋友,教育的根因也會出現些許不同。

男女雙方,不只一個活在火星、一個活在金星,兩方在婚姻上根本就是完全不一樣的方向────兩方皆曾經愛過對方,也沒有惡意,只是對婚姻的期待值不同而已。

接下來,我們會繼續探討,為何你對孩子明明比另一個人還好,孩子卻還是跟著他/她?這背後也有微妙的心理學,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大部份內容刻意隱藏,若有興趣請見完整版線上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