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並非Mr.6作品,作者為Daann,真實故事則由Daann的母親提供

父親節剛過,有些爸爸,可以幸福愉快的與孩子們共度,但有些爸爸卻只能孤單一人。

所以,我想寫給年屆40歲的「妳」。

我想告訴妳一件事──

這件事,是妳從來不知道的。

某天,有一個年輕女子,妳不認識的,從雲林匆匆趕往台中,探視車禍受傷的親戚。

她才剛出台中火車站,便被一群計程車司機包圍,要坐車否?要到哪裡?

叫客聲此起彼落;她勉強擠出幾句──不用、不用,讓自己避開這群虎視眈眈的眼神。她需要計程車,但實在不想上車後被獅子大開口又下不了車,便往客運站的方向走去。

此時,她注意到一位站在遠處牆角的青年人,而青年人也似乎注意到她。

青年人囁嚅地靠近,低聲探問,一邊擔心著遠方。原來,他是開自用車載客的,所以,僅能以這樣偷偷摸摸的方式,尋找願意上車的旅客。

妳知道的,這種司機。

年輕女子打量著這位態度誠懇、看起來斯文老實的青年,著實無法想像,他竟是以此謀生。

「到中港路中山醫學院,」青年覆誦一遍:「他們收130,我收100就好。」

她上了車,沉重的行李放旁邊,她輕了不少,可能是因為這樣,青年也開始與她聊天。

她好奇青年為何這樣開車賺錢,好奇著所有事,得到的結論,令她吃驚──

「我一定要努力賺錢,爭回『女兒』的監護權!」青年告訴她。

女兒?

爭回女兒的監護權?

她好奇地,繼續聽青年說下去。

「我最不該把錢全都交給我老婆,說要拿去開飲料店,不到三年全賠光。」青年幽幽的說:「500多萬,被一個年輕小伙子拐走,然後,老婆竟也跟那傢伙跑了!」

她靜靜的聽著。

「我原在一家公司擔任經理,唯一的女兒上幼稚園後,老婆嫌在家無聊想創業,沒想到,我辛苦大半生的積蓄就這樣被拐了!連自己的女兒也保不住!」

她實在聽不下去,忍不住打斷青年的話──

「呃……你怎麼沒有去尋求一些社會救助之類的?你這樣一個人拚,很辛苦咧。」

青年無奈。

「女兒今年才七歲,」青年說:「法官告訴我,小孩十歲以前,監護權總會判歸母親!」

「前妻的外遇對象看似專門拐騙!」

「我真的,很擔心我的女兒!」

「所以,我一定要努力賺錢!」

青年堅毅的眼神,帶著微微濕潤。

路程很快過去,她到了目的地。

下車後,她仍忘不了青年那張滿是憂心的臉。假日的中港路車水馬龍,她佇立在人行道上,看著這位兼職運匠,開至中央分隔島準備迴轉;焦急的方向燈,像似要去接小孩……。

最後,他的努力,有賺夠了錢,讓他接到他的幼稚園女兒嗎?

不知道。

因為,剛剛那段對話,發生在1981年,是距今37年前的事了。

那位年輕的爸爸,如今應該已近70歲。

那位幼稚園的女兒,如今也是近中年了。

是妳。

妳知道,妳的爸爸,在37年前,曾經這樣說過嗎?曾經這樣憂心著妳嗎。

妳對「他」有印象嗎?

還是,妳其實認為,他是個負心的爸爸,從幼稚園起就離家消失不見了?

很多事,妳搞錯了。妳搞反了。

妳被影響了,妳被蒙蔽了。

妳根本……就是被「騙」了。

這個父親節,妳一定快樂!因為如果妳爸爸還在,即便每年他都孤單度過,他也一定隔空祝福妳,願妳天天都快樂──

從今年的父親節起,或許,妳剛好從朋友的牆上讀到了這故事,才終於重新認識了妳爸爸,只可惜────它已經過去了。

(圖片來源:rabesphoto 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