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並非Mr.6作品,全文引用自「紅鶴老爸陣線」,歡迎至「紅鶴老爸陣線」粉絲團查看更多,或寫信至「tw.flamingos@gmail.com」。

前陣子一位網友描述了自己悲慘的童年,尤其被媽媽要求選邊站、媽媽利用假證據、刻意將自傷偽造為家暴傷勢,陷害爸爸、聲請了保護令……等劇情,看似讓人無法置信。但!小編必須直講:是的,就是有這種人,有這種「偽裝為受害者,其實是加害者」的角色、在我們的周遭。只是多數無法的真正受害者,無處申冤、不知找誰求助,因為那位「偽裝為受害者,其實是加害者」的人,會比真正的受害者更會「善用」救援體系,如法院、社工、警察……等等,導致真正的受害者除了可能要被扣上家暴等帽子外,只能逃離而無法申冤。

依照紅鶴老爸與這位網友溝通跟原文資料,網友父母都各自有婚外情,但撇除外遇出軌不談,就家庭內三者間的衝突而言,那位「看起來是家暴受害者」的媽媽、實質上雖是產生壓力與問題的根源,但卻可以取得救援與司法體系的信賴、或者說救援與司法體系也沒其他工具協助她,只能依照她的請求針對爸爸與女兒核發保護令……很悲哀,但也很真實。「紅鶴老爸陣線」取得該網友同意,遮蔽相關個人資訊、把故事內容的文字與段落加以整理編輯以後,發佈於此。歡迎轉載與分享。

——-

我今年26歲,是家裡的第一個女兒,另還有一個妹妹。我對童年的印象就是家裏一直大小爭吵不斷,雙親吵架的時候,爸媽會輪流拉攏我當自己的棋子;也會在我沒利用價值的時候無視我,身為兒少的我、需求很少被注意到。

時光回到20年多年前,當時才4、5歲的時候:爸爸喜歡帶我遊走在他的親戚朋友堆裡,因為我不怕生、愛說話、心思巧,讓他很有面子。回想起來,爸爸在追求外面女生(出軌外遇)時、時還會帶我一起去約會,現在想想,也挺搞笑的,似乎爸爸在營造偽單親好爸爸的形象?!不過我是真的喜歡跟那些阿姨撒嬌,她們都對我很好,還常送我一些漂亮小禮物……這些東西我爸媽從來不會買給我。

媽媽,則「要求」我要與爸爸為敵、要站在她那一方,我不想讓我媽難過,每晚當她咒罵我爸時,我都安靜的點頭、聽著。最近搬家整理時,發現一疊自己5歲左右畫的圖:筆觸很天真但內容陰暗恐怖。幾乎都是奶奶、爸爸拿各種武器殺媽媽,一些爸爸的親戚被我畫得很醜很噁心,背上長龜殼、嘴巴吐血之類的……看來我被我媽洗腦得很徹底。後來我爸也因為我總是在幫媽媽答腔、而放棄這個女兒。但,說不定爸爸也是嫌棄我的,只是他不在我身邊、我不知道而已……

媽媽為了讓爸爸什麼都拿不到。動不動就自殘,例如:自己撞牆、撞書櫃、用碎掉的碗盤破片割自己,當然還驗傷、找警察、聲請保護令,然後謊稱爸爸對她家暴。每次吵架都要上演一次,我從小到大已經看過不知道多少次。當媽媽有保護令(裁定內容含遠離令)時,爸爸就無法回家(因為房子是登記在我媽的名下),爸爸甚至連放在家裡的重要財物也沒辦法回家拿,都是我偷偷帶出去拿給我爸。媽媽從她自己年輕時精神就不穩定,經常鬧自殺或威脅開瓦斯全家一起死。小時候不理解什麼是死掉,但我媽常做出讓一個小孩覺得很恐怖的事,像是:爸爸開車,媽媽坐副駕,兩人一言不合,她在行駛中直接把擋風玻璃踢爆,真的爆掉、碎得整車都是,在後座的我感到無法形容的驚恐……。還有媽媽疑似要帶我一起去自殺,把車開進小溪,我在車上大哭大叫我媽才倒車上岸。才6歲的我不懂「厭世」是什麼,只覺得好希望一覺醒來、已經轉世成仙女、離開這一切。我覺得被安置在寄養家庭比這種原生家庭幸福太多了!至於妹妹,她常被寄養在各個親戚家,所以對家裡的狀況不是很了解也沒什麼記憶,不知道她是幸運還是不幸,沒見識到這麼多糟糕的場面。

後來,我7歲,已經變成一個安靜孤僻的小孩。總之天天都被媽媽罵,要是我頂嘴,若沒讓她罵到舒坦、或是回嘴的語氣讓她不爽……被媽媽甩巴掌是常態,被關在陽台整晚不准吃飯也發生過。我只要一犯錯,媽媽會被命令馬上下跪道歉,就算在大馬路、校門口也一樣……。我媽常對我說:「要不是有小孩,我才不會淪落到這種境地! 」「再給我一次選擇機會,我絕對不會生妳!」「要是沒有妳我不知道多輕鬆!」「妳去死!」……等等,於是我個性變了,開始變得畏畏縮縮、會怕生,也不再愛說話了。雙親正式分居後,媽媽把我的頭髮剪光,剪得像狗啃過的一樣,並開始會用愛的小手打我,打到身體上有一條一條傷痕、像斑馬而已。但,和往後遇到的媽媽暴擊相比,這些程度還算輕……。爸爸則對這一切視若無睹、冷漠以待。有時候爸爸也會打我,但打完我後,他會陷入懊惱說「爸爸對不起妳,爸爸不是真的想打妳,爸爸剛才太生氣了,爸爸對不起妳……」然後又好一陣子不回家。

小五左右、大約11歲,記得每次被媽媽打,都會先被掄去撞牆。媽媽的體重是我的2倍,一個耳光我就被拍到貼在牆上。然後是慣例的拽頭往牆壁猛撞,隨後像打太鼓一樣在我身上暴打。我如果我反抗,就會被媽媽視為還手,是大不敬、必須關在後陽台,若哭叫而被鄰居發現,我就被關更久。每當媽媽發洩完怒氣之後,會說:「她其實很愛我,只要我好好聽話,之後會加倍對我好。」又說:「母女之間是很親的,沒有爸爸我們也可以過得很好,只要妳乖,我們全家會更好不是嗎? 」我天真的相信她畫的這塊幸福家庭大餅。我自覺自己不好,是因為做了差勁的事才被揍,而我要更乖,家庭才會因此變得幸福。不過我也覺得自己碎掉了,從胸臆中心裂開,有股湧流,自裂開的地方滲出黑色的液體……我因焦慮而厭食,當時我158cm,只有33kg。。我媽媽在親戚朋友面前,總是像個老好人的樣子,對人都很客氣,甚至唯唯諾諾的,連講話都不太敢大聲,完全是老實人的模樣。她的形象經營得不錯、總讓別人認為「她是被丈夫狠心拋棄的苦情女、努力的單親媽媽。」沒人知道她會這樣虐待女兒、與製造丈夫家暴的假證據……媽媽從和我爸分開後精神狀態嚴重不穩定,我看到各種寫「抗躁鬱、鎮靜」的藥一包一包拿,可我從來沒看過她吃藥。她說她平常沒病,都是我和我爸刺激到她才會失控,如果我和我爸都不在了,她會過得多舒服呀!我想如爸爸一樣從她身邊逃跑,可我不知道能走去哪,我覺得親戚不會想收留一個憂鬱的小孩。家裡永遠有暴力和壞情緒;而愛永遠缺席。

13歲、當了國中生,我覺得世界上沒有開心的事了。多次,我媽在家大菸大酒,酒後情緒激動,慣性鬧自殺,到處打電話,讓兩邊的親戚都來家裡攤牌。這是種什麼樣的狀況呢?在我眼裡,根本惡劣人生劇場。每次都是我媽渾身酒吐躺在地上一哭二鬧,外公在努力壓抑情緒很少說話,外婆抱著我媽哭,喊「不要這樣,妳不要死,不要這樣…」大舅全程髒話伺候我爸,並時不時暴衝過去打爸爸那邊的親戚。另一邊呢?姑姑和姑丈忙著維護我爸,順便罵我媽不工作只會要錢,奶奶覺得我媽害慘她兒子,說這是累世冤孽,要做法才得以平息。伯父任何人都不幫,但熱愛挖掘八卦,不停追問我家裡如何如何?伯母在旁邊軟言相勸,希望大家不要太過激動。我爸在這種時候絕對不會現身。能躲多遠就躲多遠,只會在事發後向我道歉,希望我不要恨他。我爸媽都輸了,而小孩,更是輸家中的輸家。

到了14歲,我如期成為一位內心陰暗的青春期少女,家中一如繼往的物質不豐、精神貧脊。爸爸提供的扶養費本來就寥寥無幾,更慘的是,我媽幾乎都拿去買她喜歡的東西了,我的食衣住行生活用度只採取堪用、不會餓死人最低方案。國中時期的我,封閉內心幾乎沒結交到朋友,以為大家都和我一樣赤貧,到高中才驚覺我的花費似乎是全班最低,低到老師教官們會特意問我家裡是不是有什麼狀況的低題外話是我遇到有愛心、有同理心的班導。在高中之前我一直以為世上的大人都會像我爸媽一樣厭煩我、看不慣我就羞辱我。原來我還是值得被愛的孩子,謝謝導師,讓我終於再次感受被愛。此階段,媽媽發現了一個數落我的新理由:「妳跟XXX(爸爸名字)怎麼越來越像,真的很像欸連個性都很像」然後一臉嫌惡地瞪我一眼。至於我那位常被寄養在親戚家的妹妹,長相幾乎是媽媽的翻版,我媽像是突然撿到一個真正的女兒一樣,開始對我妹展現關愛,讓她補習、讓她上喜歡的才藝班、親手做便當給她帶飯、上下課開車接送、買好多保健食品讓她補身體……雖然也持續不久就是了。

當16歲時,媽媽便要求我出去打工。我也覺得、自食其力不要再跟她拿錢,希望自己生活能好一點。這時候分居以後的爸爸,似乎真的消失了。

再過兩年,我18歲。爸爸媽媽不知為何又開始抓對方婚外情的把柄(雖然分居,但名義上、法律上尚未離婚,所以仍可計較對方外遇通姦等),鬧了這麼多年都沒離婚、歹戲拖棚。媽媽再次要拉攏我、不斷拿家裏房子來要脅我們,她說:「妳爸只要勝訴就會把我們家房子拿去法拍,或是拿去高利貸抵押掉。到時候連住的地方都沒有,妳們也不能好好上大學。」我和妹妹太天真、沒經過我所遭遇的那些狗屁倒灶的鳥事,居然相信媽媽精心編製的劇情,讓法院把兩個未成年子女的親權行使判給我媽,而媽媽也正式拿到房子的所有權,她很開心。

我上大學時,我媽的情緒更惡化了。我的童年若是在地獄門口,那麼後來的日子才是地獄十八層。她脾氣發起來會直接拿菜刀起來砍人,我房門被她砍破好幾個洞!她看我不想理她還會拿鐵鎚破門,無奈房門做工精良槌不開,她乾脆打電話報案說家裡失火請消防隊來破門!?有時候她還會開車去撞路邊的東西出氣。她生氣的理由都超簡單,在她口中不外乎「感受不到女兒對她的敬重」;其實是她在外面感情不順、工作不順……回家通通推給女兒。我怕她。能住校就不回家,能在外面待的越晚越好,盡可能減少在家與她正面衝突的機會。於是我加緊打工、存錢搬出去,離開這個地獄;在我存錢的同時,我媽要我付房租給她,否則立刻從家裡「轟出去」。但,她看我不實現她的願望,沒給她錢,就報警謊稱女兒對她家暴、要聲請保護令!每次警察來,只會看見家裡有位失控的婦人大聲咆哮,而身上沒有受暴跡象、家中沒有打鬥痕跡,此時女兒在房裡安安靜靜,沒有回話。等媽媽多搞幾次以後,派出所都知道我媽這號人物、一個喜歡把警察當24小時免費心理諮商的中年婦人。媽媽是重度燥鬱症患者,只要我不順她的意或和她有爭執,她就會像當時趕走我爸一樣,用自殘來假裝我對她施暴、把我掃地出門,並換掉家裡大鎖、對我聲請保護令讓我無法回自己的家。以我的感覺:保護令這種東西好像是隨便聲請隨便有、根本是這類人的護身寶甲!只要我和媽媽聯絡她就可以叫警察、她自己來我新租屋處找我,一言不合她也立刻叫警察。真的很弔詭,保護令的核發如此浮濫,真正「保護」到的人有多少?我常覺得我媽終有一天會恨我恨到失手殺死我(躁鬱症發作時真的沒辦法自控)。

半工半讀、兼太多份工讓我身體狀況變差,那陣子身體總是莫名疲憊,起床活動一下就很累、連說話都累,臉色變得灰黯,整個人像斷線的傀儡,僅靠神志在吊著身體行動。這種感覺很可怕,好像睡著就再也醒不過來。當時體檢後、發現得的不是特別嚴重的病,只是腹膜炎、盆腔炎和腎盂炎在反覆交替,時輕時重。不難治的病到我身上變成頑疾,因爲免疫力太低造成感染不癒,身體已經沒辦法正常抵抗壞菌入侵。在家久病厭世,真的會有輕生的念頭。那時候我連遺書都準備好了!有一日,在我病中需要靜養的時候,媽媽向精神病院謊報:家裡有毒犯、毒癮發作需要強制約束送醫,戒護人員也完全不查證就把我押到病房關禁閉。我好奇想知道:這樣強制關押是不是沒有刑責?難道可以毫不猶豫的成為加害者的幫凶?

不論你是誰,社工、警察、法官……不要跟我說:「要釋出善意、要以和為貴」、「要嘗試溝通看看」、「天下唯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個寶」或是「把你養大也是很辛苦呀、你做人子女怎麼可以這樣怨恨親生父母……」。不過,會說這些話的,代表你們是幸運的;你們沒有這樣的爸媽、沒有這樣的家庭,因為當你沒有個自私自利的母親時,你沒辦法想像母親的控制欲與偏執能到什麼地步,而當你的父親對你從不聞問、放棄你時,你沒辦法想像父愛是什麼感覺。面對這樣的父母,我又該如何溝通?放下過往心結而重新將關係修補呢?我不可能不怨怪他們,憎恨的種子在我心中已茂然成林,有時甚至希望自己沒有出生過。我在還沒學會愛時,就被教導如何去恨,到了很久很久以後我才再次學會愛人。可能有一天我會從一段感情或關係裡康復,但我覺得平白原諒那些人真的很難,也許可以不用原諒,但至少要學會遺忘。也希望曾經有受暴經驗的孩子,不要害怕向外界求援,真的,隨便一個人,或許都是將你從地獄引渡上岸的貴人。真的不要害怕!你很好的、你是珍貴的寶物,你可以再次無缺無傷,絕對不像他們眼裡一般不值。

—— 我常向自己喊話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