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男子走進諮商中心。

他被投以特殊的目光,這間諮商中心開幕以來,走進來的男性個案沒有幾位,諮商師和男子談了,了解他已婚,在家裡受到太太一些言語刺激,各種衝突;他說他有想過離婚,但他又鼓不起勇氣;他有試著溝通,卻接不上同一頻率,然後,他試著假裝沒事,漠然過日子,卻止不住心裡不斷湧出來的「害怕」。

「害怕?」

諮商師眼睛一亮,打斷了男子的話。

「對。」男子突然被打斷,有點訝異,兩眼都是問號,投向諮商師,而這位諮商師則好像剛剛好不容易在茫茫荒漠找到了一片綠洲,兩眼亮了起來,接下來問話問得像連珠炮──

請先按讚鼓勵這篇文章:

「來,談談你自己兒時的回憶,」諮商師問:「是否,曾經有過什麼心理創傷?」

「恐懼不會突然莫名其妙的跑出來的,一定是(你自己)有什麼特別的原因………。」

「你太太又沒有打你,沒有恐嚇你,為何你覺得你會『怕』她?你究竟在『怕』什麼怕?」

結果,這場諮商,就在完全離題的結論中結束了,男子再也沒有回去那間諮商中心。

以上的虛擬故事,就算不曾發生在諮商室,也曾經發生在許多朋友間的對話。當一位男子表達他竟對自己老婆感到「害怕」,這個形容詞,往往讓很多人覺得「怪怪的」──

「這應該是你自己的問題了。一個大男人,你怕被打嗎?有什麼好怕的?」

「她也沒打你,頂多罵你、激你,頂多你會生氣,為何會『害怕』?」

「你是不是太懦弱了?」

但,我們了解,你為何害怕。

我想告訴這些男人,當你會「害怕」,那是好事。

你「害怕」,表示你是一個負責任的人。

你知道你為何感到害怕嗎?

你知道你害怕的到底是什麼嗎?

這件事,只有「過來人」才能同理的了解你。

你當然不是害怕被打、害怕被罵──再怎麼罵,又不會真的痛到令人害怕!

你害怕的是,你所守護的,即將瓦解,在未來的某一個時間,在未來用一種你還無法得知的方式;你害怕你所愛的人即將受到傷害,你害怕你的「家」即將悲劇式的墜毀。

注意,身為一個男子,你自己一個人,可以無比強壯、永垂不倒、誰也無法讓你受傷。但是整個家庭、整個系統、由好幾個血肉之軀鬆鬆散散的組成,太大了、太鬆散了、太脆弱了,你知道,這已經不是你一個人「顧全」的了的,所以,當你的家,開始「被拆」了,開始垮了,開始墜落了,開始消失了……你,怕了。

2018年初我們在台北邀請過香港理工大學Wallace Tsang教授給了我們一場視訊分享,他當場分享了一則有趣的獨家觀察,是所有正式的論文、研究報告,都沒有看過的,真的只有第一手參與社會工作者才看得到的。

那觀察就是──當家庭暴力受害者,走進社工的面前,所說的「第一句話」。

家暴受害者在受助過程中,總會和社工講「很多話」,但,許多是社工的詢問,導致出來的答案;隨著受害者進出幾次社會機構、甚至法院,愈來愈了解自己的故事,自己的權力,他/她的自我陳述力會愈來愈成熟、愈來愈完整,但,當初第一次走進社工組織,那怯怯吐出的「第一句話」,第一個表情,第一個訴求,據Wallace教授轉述,卻是「男女大不同」──

女性受害者走入社工組織,一定哭哭啼啼,因為她是「逃」出來的;她所敘述的內容,因為她的激動而顯得零亂不堪,但,社工總是能以專業的經驗,來為這位女性受害者作出最好的處置,保護她免於繼續受她口中那位「惡魔」之害。

但,男性受害者呢?

男性受害者走入社工組織,看起來不像受害者,反而像是不小心闖進來問路的人。男性受害者的表情是徬徨的,口氣是恐懼的,但,他卻往往可以合理的且明確的陳述──不過,最令社工驚訝的不是這點。

最驚訝的是,男性受害者,他們的「訴求」往往竟是「請社工幫幫他的家」。尤其明確,他會請社工「幫幫他的太太」。

不是那發狂的太太,而是走在十字路口、和他同樣徬徨無助的太太。

他往往可以明確的說出為何太太「變」這樣,比方說產後憂鬱,或失業,或孩子吵鬧,或家裡經濟遇困境─—這和女性明顯不同,因為女性一走進來,形容的「相對人」往往是一隻惡魔,但男性走進來,卻請社工幫幫他和他太太。

這是一個奇特的男女之差。

似乎,在男性一生中的某個時間點,有可能是兒時,便已經被植入了一個「任務」,那就是──以後要撐起一個家。所謂當一個男子漢,就是要當一個負責任的好爸爸。

而女性,同樣的,也在一生某個階段,被植入了另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任務」──要做自己,要展現自己,要活出自己的人生。甚至有些人被特別的叮囑─—小心別被家掐死,小心別被爛男人陷害,小心別掉入婚姻的墳墓………。

男女大不同,你學到什麼?

簡單。

男性受害者,在家暴的過程中,時常感到「害怕」,我們到底在怕什麼?我們怕的都是──我們太注重去維持這個家、這個假象。

英文來說,「You have everything to lose」,你到處都是可能失去的東西,隨隨便便就可能失去一個東西讓你痛苦萬分,而你的對應者(那個加害人)卻「have nothing to lose」,沒什麼好失去的──所以,她,不害怕。

至少,她現在是這樣「以為」的。

而你現在也這樣「以為」的。

簡單!當你不再去在意那個「責任」,你就回到了一個強壯的人。當你每次在婚姻中感到如此的「弱小」,就記得,你的弱小,是因為你在意,當你真的不在意了,你可以比誰都還要冷酷,因為你是如此的強壯、如此的雄偉。

想顧全所有人,你將痛苦不堪;學會只顧自己,則將無比堅強。

放手吧。

(圖片來源:ekk814 link

若想繼續看下一篇文章,請填寫此表,我們將寄給您

* 填寫以下表格並按下「送出」(Subscribe)即表示您同意Mr.6/Papavoice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來收到優質文章電子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