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知道,她自己必須改變。

她想學習怎麼在愛情中獨立,學習怎麼對自己好一點,學習為自己著想……不要擔心「他」會不見,不要再去查「他」是不是有小三,不要在意那些女同學對「他」的殷勤……。

她要學會為自己而活,而不是為「他」而活,也別再為了「他」,留了他最愛的長髮,穿他最愛看的長裙,最重要的是,不要再因為幸福,而一直變胖一直變胖──因為那種幸福,是倚賴「他」的,不實在,不靠譜,隨時可能bye。

但她實在太愛「他」,她夢想著與他結婚。

既然有這念頭,她更應該趕著學會以上所有一切,因為,聽說,女人在結婚以後,身價大跌,她現在已經對自己這麼沒自信、沒安全感,以後一定更糟糕──她要自己一定要趕快學會。

愛自己。

別為他而活。

好難喔!

天下竟有這麼難的事!

萬萬沒想到──

唉呀。

其實,根本沒有這麼難!

結婚的那一天,她其實仍是戰戰競競,不確定自己能否與「他」白頭偕老,好擔心喔,好怕喔,好沒安全感喔!儘管她現在是贏了,贏過所有的那些討厭的女同學、學妹、蒼蠅────但她會繼續贏嗎?還是最後淪為那個可憐的元配?

但,奇怪的事出現了。

走上紅毯,走入家庭,奇怪,才幾個月而已,她突然發現,「他」,不像以前這麼好了!

婚後的她,很快就開始覺得,她這位得來不易的「新老公」,就跟她那些年輕少婦朋友中口中家裡那些臭男人一模模一樣樣,唉,天下臭男人怎長都一個樣?

沒有半點好處!看了就討厭!每天回到家,襪子一拖,躺在沙發上轉遙控器;嚷嚷要生小孩,只花了幾秒鐘,她卻要帶球九個月,忍上10級的疼痛。生了小孩,不養小孩,整天嚷嚷錢不夠,什麼都不能買。錢不夠,就不要結婚啊?錢不夠,就不要娶我啊!

婚姻的保鮮期,只有幾個月,之後,她看到的都是糟糕的畫面──但,也有一個「好消息」。

好消息是,她,突然間,可以自己做自己了!心中原本的那種不安、不靠譜,全都不見了,突然間,她不再如此在意這個男人,她也不再一直變胖一直變胖,她開始重新「認識自己」,於是,她又開始看書了,她又開始重建自己的社群帳號,她稱這個為──「女人的成長」。

因為她不再如此在意男人,因此她對他,不再輕聲細語,不再溫柔婉約,去那些的,那些是不成熟的小女孩才會做的事──她因為不再在意這個男人,所以男人一回家,她就放心的「做自己」,大呼小叫的,把「他」當傭人、把「他」當出氣筒,嘩,她好喜歡現在的自己,好平衡,心靈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結婚一年後,女人瘦了,男人胖了。

女人美了,男人醜了。

怪了,這位花美男,學妹們心中的偶像,結了婚,可能是他人生犯的第一個錯。

結婚後,他馬上又犯了第二個錯,就是,他完全「放鬆」了,他完全將自己放進了這個家,他說,他負責了,多大的「擔」他都可以扛;他以為這就是他人生主要的任務,他已經開始在想,他和她,兩個人生一窩小孩,白頭偕老,拍一張全家福的事。他買了最昂貴的相機,記錄這一切;他買了他能買的最大的廂型車,才裝得下他心中那個龐大的幸福感。

但,家庭這個「擔」,對身無分文的年輕人來說,仍是多麼的沉重!雖然在婚姻的第一年、第二年、第三年,只有看到孩子出生最快樂,其他的事情,幾乎通通都是「走下坡」的,但,男性緊緊的抓住這個家,他盡量不去看他那個已經「成長」的老婆,還傻傻想要擔起這個家。

以前人都說,婚姻,是女性愛情的墳墓?是男性加分的手段?

有天離婚,一個男性,會比一個女性快樂?

那是20世紀前的事了,到了21世紀,男性竟是唯一沒有「成長」的性別,男性心中仍有一個很奇怪「保護家庭」的機制。女性早已經「成長」,往另外一邊走了,但男性對婚姻、對家庭、對男女關係的「老舊態度」,就很容易讓自己和老婆的關係「失衡」──

當「他」接到「她」的離婚律師的電話,他簡直不可置信!他從不覺得他和她的「問題」有這麼嚴重;他聽著她的律師指控著那些陌生的罪名,看著那個已經陌生的她,聽說,她過去幾個月,趁他在外面工作,早在娘家附近備好一間套房,以便隨時帶孩子離開,搶得孩子監護權。

不,不,沒有小三,沒有「小王」,真的,她說,她只是想一個人;她成長了,她知道了。

幾年後,「她」已經活出一個新人生,甚至帶著孩子。

但「他」呢?

他仍在扛著那個家。

是的,他認為,他的「家」,並沒有不見。

他付著所有該付的錢,他甚至還續租那個已經只剩他的「愛的小窩」;他每兩個周末期待看到小孩,平時孩子上課,偷偷跑去看幾眼。他注意著所有關於教育的資訊,每天LINE給「孩子的媽」──儘管他的訊息永遠都沒被讀取,疑似早就被封鎖,但他仍繼續的撐著這個家。

男性心中仍有一個很奇怪「保護家庭」的機制,儘管這個「家」的樑與柱,早就已被拆到一根也不剩──這個男性仍在守候著。

到了現代21世紀,男性竟是唯一沒有「成長」的性別,結婚的那天起,男性沒有了自己,而女性慢慢找回了自己──但,誰會了解呢?

(圖片來源:Art Gallery ErgsArt link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