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聽到一群女人一講起她們的老公,話閘子一開不可收拾!你會非常驚訝的發現,好像一結婚後,所有的男人,都變得好糟糕!

男人有的大沙文,有的不負責任;有的習慣暴力,有的粗里粗氣;有的不做家事,有的不理孩子,有的像根木頭不解風情,有的狗改不了吃屎四處偷腥,真是十個男人「十」個壞啊!這些女性為何如此「倒楣」,每一個女人,都找到這麼糟的男人?

一般來看,女性應該比男性溫和、關懷(caring),顧及另一方,會思慮,會緩衝,不躁動?但,這些女性看起來個個都恨不得「宰」了她們的老公,你會非常不解,到底為何,這些男人,婚後變了一個人?

但,冷靜一點來看,會發現這不太可能。從同樣一群女人口中,你又會聽到一些蛛絲馬跡,你會發現,其實她們的老公應該是沒有她們形容的這麼糟,但這些女性,不知道為何,硬就是要將她們親愛的伴侶批判至「咬牙切齒」?

因為,婚後變了的,並非男性,而是女性。

婚姻是愛情的墳墓,而葬送愛情的,不是男性,而是女性。

婚姻不只讓女性變了,而且是「大變」了。

女性一碰到婚姻,對於這種「老公話題」上面的「追殺」,是非常之斬釘截鐵,在這個話題上面完全不做任何的修飾,也非常不客觀的,直接在公眾場合將男性批得一無是處,連一點修飾皆不做了。這是21世紀女性該有的特徵嗎?

不,這又不能怪女性。

要怪,就要怪我們的文明,設計了一個非常不自然的制度。

我們都誤認,不自然的制度,就是婚姻那張紙──交往就交往,好好的,幹嘛最後一定要結婚呢?因此我們經常聽到(無論是男是女)人們稱婚姻為某一種「綑綁」,被那張結婚證書給綁住了。

但,我們都錯了。

婚姻中,最大的不自然,並不是那張紙,或伴隨著那張紙所產生的法律責任。

最大的不自然處,1986年至1990年便有好幾位社會與心理學家(Apter、Goetting、Jackson & Berg-Cross、Silverstein)都指出,都是那個因為婚姻而「不自然的要和伴侶的其他親友形成立刻的親友關係」,而這個動作,是非常的不自然的(rarely is this forced relationship a natural match of kindred spirit)。

換句話說,因為你和某某人結婚了,那你就得「照單全收」某某人周邊相關的所有人、事、地、物,尤其是「人」─—某某人的家人也變成你的家人,某某人的朋友也變成你的朋友,某某人的小狗狗也變成你的小狗狗……。

這是人類文明的一個特色。

在動物的世界,兩性關係本就是天生賦與,就像喝水、吃東西一樣的自然,但,人類所添加的「不自然」處,在於動物不會認到這麼「遠」的親人當親人──對於動物來說,伴侶的親人就已經是陌生人了。但,人類將婚姻視為一種連結,兩人結婚,所有事情連一起,因此,陌生人不再是陌生人,還要「立刻」成為親人。

所有的東西,都相連了,「他的一切,突然間變成也是我的」。

這就是最大的問題了。

婚姻制度不成文的規定──如果你愛他(她),那,就應該接受所有的他(她)。

這件事,就是婚姻中最不自然的事,相較於對自己後代的那種發自內心的愛,比較起來,對伴侶其他親人或其他物品的「愛」,是人工的,是社會給的。

而且,社會只給一個選項──全盤接受。

你要接收他(她)那些自然的喜愛,若不接受,你就和他(她)不夠連結,就算婚姻沒問題,你遲早也會覺得婚姻有了問題。

每一個人都不一樣,每個人的伴侶也都不一樣,但人類卻用同一種的婚姻,來處理所有的各式各樣的二人關係。

婚姻不改變,那,人就得自己改變。21世紀男性在處理這樣的「不自然」,相對的比21世紀的女性還要高招得多,而女性不願意改變,不願意接受這些「不自然」,所以,21世紀女性,在婚後很容易就變了一個人。

而男性,則快速在這樣的「一式化婚姻」中變成了「犧牲品」。

女性至少知道「婚姻不對勁」了,但,男性往往自己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很簡單,男的還沒結婚的時候,乾乾淨淨,漂漂亮亮,年輕男子配年輕女子,真是天生一對,快快樂樂的進入了「一式化婚姻」,但,結婚了以後,許多男性仍活在錯誤的觀感中,真的認為婚姻的真締在於忠貞,因此,既然自己忠貞的信守此婚,對方應該相等回報──於是,男子容易「鬆懈」了。

男子沒想到,整個婚姻都是「不自然」的,男子竟然鬆懈了。

男子因結婚而鬆懈的最明顯徵兆就是,趕快去做好那個「家裡的老公」角色,投入工作,為新家建立經濟基礎(而不是為那個「不自然關係」撫平裂痕),然後,婚後的男子也開始「快速變醜」,變胖,變禿,亂穿衣服,家裡的拖鞋穿出門──這些男人,因為婚姻,而停止了對外界的追求,他轉而追求實際的內容,這也成為這些男人「被討厭」的開端。

要知道,依生物來說,男人是「醜」的。而醜人又不遮醜,只會「醜上加醜」──路上看過多少婚後男人疑似穿著內褲,直接騎機車在外面招風,不修邊幅,而且個性自大,又有攻擊力……這些形象,讓人鄙視、厭惡。

相較於男人的鬆懈,女性因為天生的機制,竟然精心打扮,變醜得較「慢」。此時,女性一個想法一直揮之不去──她不想和「他」的那些人,綑綁在一起。

那個「不自然」,讓女性不想「接收」他的一切。於是,每一個婚後的女性,都開始找尋一個比現在婚姻狀況還要更「遠」、更安全的新位置,讓她可以在需要時得到溫暖,但在不需要時,不需要和這個男方做如此深度的綑綁,尤其是那些「不自然」的其他人─—她不希望和那些沾不上邊的「小社會」扯上關係。

因為它們「不自然」。

所以,最終的問題還是,兩情相悅是「自然」的,孕育下一代是「自然」的,但婚姻本身以及伴隨而來的延伸家庭以及照單全收「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則是嚴重違反大自然的。

幾千年來,人類相安無事,但,這個「不自然」,已由女性開始反彈,而男性只是犧牲品。

接下來會怎麼走?已不是21世紀初的我們可以預測的,我們只能先了解這件事,然後,在我們每一個自己的家裡做出最大的讓步──讓「不自然」,盡量的變成「自然」──看來,也只能這樣子了。

(圖片來源:Art Gallery ErgsArt 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