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每年有掃墓習慣,還特別有默契的約在同一段春初時光,一起掃墓。問題是,大家都在掃「誰」的墓?

曾聽過一故事,男的問女的:「今年清明節,我願意陪妳回家掃墓,妳願意嗎?」

女的回答是:「我們家……不掃墓的!」

不掃墓的?

後來發現,她家不掃墓,因為爸媽只有她一個女兒,以前傳統的觀念下,爸媽已認定以後他們的女兒應該不會去掃墓(掃她爸媽的墓),因此,從小開始,爸爸就去掃自己家族的墓,媽媽去掃自己家族的墓,從來不帶女兒,於是,女兒也就「從來不掃墓」。

父權制度下的奇怪想法,不料,這個女兒長大後,嫁給了一個主動要去她家掃墓的老公!

「不,我們家不掃墓。」女子堅持。

「不,我想去掃妳們家的墓,」男子也堅持:「慎終追遠,我們『二』人組成一個家,『二』邊的祖先都是家人,『二』邊都要顧及。」

不料,這個女人生氣了!

「二、二、二、二、二!」女人說:「我們已經是『一』個新家,為何還要再去顧『二』個舊家?」

這句話,讓男子頓了很久。

許久之後,男子才承認。

「掃墓,不是為了我自己,」男的說:「而是我們雙方的父母,他們應該會希望我們掃墓。」

男子開始解釋,老一輩從前就有掃墓的習慣,以前掃祖先的墓,當然期盼自己的墓地也「被子孫掃」;長輩往往盼望看到生命的延續,一代傳一代,這是人類的使命……。

沒想到,此話傳到男方父母那邊,男方父母突然間做了一個決定。

或許是長年沒掃墓,或許是因為其他原因,男子的父母,做了一個很突然的決定──

他們,搬出去了。

將老家房子,整棟讓給兒子一家,自己搬出去租屋!這個決定,讓這個孝順的兒子非常不解,非常難以接受──要搬,也是年輕人自己搬出去,怎麼能讓年邁的父母搬出去呢?

此時,父母只說了一句話:「家和萬事興,我們要你們幸福。」

父母心裡想的是,守一個空蕩蕩的老家,年輕人都搬出去,沒有延續感,心情很糟。因此,寧可「自己」搬出去,讓孩子一家可以繼續的養著孫子長大,自己爾然滿足矣。

倘若死後有靈魂,父母也不會希望年輕人為了他們要不要掃墓而每年吵架,所以父母一走了之;他們寧可當一朵雲在天上看大家和樂,也不要埋在面前,當一個讓大家沉重的負擔。

男子才知道,父母最盼望的仍然是,他們的後代,成為「一」個家。

一個完整的家。不是兩個合在一起勉勉強強的家,所以他們離開了,讓它合「一」。

不過,這麼多的溝通,這麼多的調整,這麼多的努力,終究,這個家仍然無法合「一」,這對夫妻,仍然走上了很多很多21世紀其他的夫妻走上之路──離婚!

而且,離得難看,為了孩子的監護權,上了法院,兩方都要搶孩子,社工不斷進進出出他們家,問孩子要跟爸爸,還是媽媽?喜歡媽媽,還是喜歡爸爸?

孩子說,兩人都要。

孩子說,他們要「二」個人。

社工回答,不行,你們只能選「一」個。

~ ~ ~

從以上的故事可看出,一個家雖然是「二」個人類所組合而成,但,當家一組成,「二」的概念,就一定要變成「一」,合而為一,而且,似乎大家都支持這個想法。

真奇怪,人類文明化,家庭也跟著進化,但無論怎麼進化,家庭總仍維持「一個」。自古以來,人類有自己很特殊的方法來確保家庭是「一個」,比方說,傳統封建時代,嚴格的父權制度讓古代女性一嫁入人家,便得放棄自己娘家的一切,融入到這裡,成為「一」──當然這個「一」指的是男方的家。

現在大家都看出了問題之所在了。

那就是,為什麼一定要是「一」?

為什麼不能「二」?

儘管一個家是由兩個姓氏所組成,但,傳統觀念是,既然成了「一」個家,姓氏也只能留下「一」個。也因為這個「一」的設計,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幾千年來,女性的這一邊,就這樣「被消失」了,只留男性這一條線。這是確保「一」無誤的方法。

但,堅持合「一」,卻讓文明人類,恐怕無法享受大自然所給予的絕妙設計。

什麼設計?

那就是,因為「二」而擇優、而進化的設計。

動物的進化,關鍵在「二」,來自父母二方的基因,讓下一代隨機的取得,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也就是說,在生物上,二個人類一起創造出我們的下一代「產品」,好像一間公司有兩位CEO,做各種決定,皆要兩人投票;一個出錯,另一個至少正常。

這種「二決定」其實有它的妙處在。

但,很可惜,「二」的哲學,卻無法被人類接受;人類只能短暫接受「二」,然後就要趕快把它變成「一」。我們要問的是,人類在自然的方面,明明是靠「二」來成長,來平均,來進化,但,為何人類一取得文明後,又這麼的怕「二」?甚至一直到今天,如上文所述,家庭出了問題了,法院也一定要判成「一」。

這樣的「一」,在現代這個離婚率高、教養問題多的21世紀,將嚴重的影響我們的下一代、下下一代。因為,影響下一代最重要的教育其實仍是在「家裡」,但這個家,已經被打開,許多已經失去教養功能;有的缺爸爸,有的缺媽媽,更多的是在無盡的爭吵之中嚴重影響了孩子,而政府卻僅能透過法院的制度,頂多是零零散散的社工服務來影響每個家裡的教育,而且,當有問題,最後總是回歸於「一」。

爸爸、媽媽,選「一」個。

但,選的那一個,真的「選對」了嗎?

政府不管、社會不管,這種選擇是「一次性」的,將家庭打為「一」。判決之後,後續就「放生」了。人類對自己的智慧有信心,永遠只要「一」個答案,認為「二」就無法做事,最後總是要合而為「一」。

所以,這個家、這個孩子,明明就有兩個父母,卻一定要讓它「一大一小」。

雖然孩子帶著「二」方的DNA,但孩子卻必須回到「一」;原本可以有「二」個CEO,卻只能有「一」個!

人類自以為聰明,但是,世界上沒有「一」個完美,只有「二」才能完美,而且是愈來愈好。這是天生生物的特性,大自然的絕妙設計。

這個絕妙設計,在這個離婚率高、孩子教養支離破碎之時代,是一個重要的解決方案;大自然的「二」的絕妙設計,可以在一個非常變動的家庭環境中,維持下一代的教育水準。

或許,應該有一個機關,可以確保父母雙方可以同時接觸到孩子的教育,尤其是確保孩子對父母雙方的看法皆為正面,讓兩人有機會「一起教小孩子」。畢竟,要一個人出問題,有蠻大的機率,然而兩個人「一起」出問題,機會不大。用這樣的方式也可以一石兩鳥,不但提升家庭教育品質,也讓那些可憐的女暴受害者(男人)不必被扯離自己孩子,蒙受如此大的傷害。

任何有可能牽扯到下一代的,就會影響到人類的未來。而任何一貫性的一代代牽扯的,可能「已經」影響到我們的「現在」,而影響到這一代,必定會影響了下一代、下下一代。

所以,我們並不是放棄掃墓,而是要掃「二」方的墓──因為,愈有智慧,愈會知道所有的「一」都只是自私、自大,心中能容納「二」的共存,才是真正的21世紀的雅量。

(圖片來源:Ashley Vann 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