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一提到「年輕人」,不少主管便會抱怨──唉,現代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難「管」了!

為什麼年輕人這麼難「管」?

是他們的問題嗎?

是你的問題嗎?

是你跟不上時代嗎?

不,不是你的問題,也不是跟不上時代,而是時代自己,主動回歸到它最原始的面貌。

怎麼說呢?

2016年,美國費城動物園為一隻叫做Zenda的25歲母獅子進行安樂死,當地媒體紛紛報導,表示哀悼。其實這隻母獅的運氣很好,出生在動物園,過世在動物園,才能夠享有如此「高壽」。

獅子的身體其實可以活到25至30歲,但,一般在野外的獅子,尤其是公獅,平均壽命竟然只有10至13歲──可憐的牠們,只能活到平均自然壽命的「一半」,就會因為找不到食物或被鬥整等等各種原因而「非自然死亡」。

和老虎獨居不同,獅子就像人類一樣,是群居型的動物,為何群居型的動物,竟然任由年老體衰的老獅子,無法安享天年,提早離世?

對獅子來說,牠們在很小的時候就被驅離獅群,必須獨力生存,存活下來者,有能力了,正值青春年少血氣方剛,即去攻擊其他獅群,打敗牠們的首領,取得該獅群的所有資源,孕育自己的下一代。但,時間一長,年齡漸長,獅子仍會慢慢變老,無論是公獅或母獅,接下來皆可能被趕出獅群,或被其他獅子攻擊而死。

看似野蠻,卻是大自然的安排: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從獅子的「獅社會」可看出,「領導者」理應是正值年華的(Prime age),絕對不是年老體衰的老獅子;儘管老獅子有的是「經驗」,但那些經驗,若要拿去面對一個充滿兇險的大自然,比不上「青春」還要急效!

但,人類不是獅子,人類已有文明,已有禮教,不再野蠻。五千年來,為了管理一批龐大的人口,中國人善用「儒學」為管理工具,而所謂儒學,所謂「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強調什麼位子上的人就得乖乖的做什麼事情,謹守自己的本份。每一個人出生在「家」,死亡也在「家」,絕不像獅子一樣被丟出門,就算是國家這麼大的組織也只是「家」的延伸,利用這樣的階級制度,來創造一個極為嚴謹的文明社會。

這招,顯然「曾經」是極為有效的。

在「家」這個複雜的「小社會」,它的最高領導人即為那個家裡輩份最高者,通常也是這個家的「長者」。根據儒學思想,這個小社會中,由於所有事情均須聽從長者的話,因此,能獲得長者歡心,變成一個人的重要能力。而每個人潛意識裡知道,做好自己本份,聽長者的話,得到其信任,讓你可以進入「升遷」的軌道,未來「那個位子」就是你的,等到你也老了,你也可以坐在那個高位,輪到年輕的子孫來伺奉你。

可以看出,人類和獅子的不同──人類卻從小就看到了「升遷的軌道」,獅子卻沒有任何軌道,反而從小就被丟出去,得靠自己實力才能回到某個軌道。在人類儒學尊師重道的規範之下,說穿了,一個人毋須有多麼驚人的能力,不需要證明自己可以存活於大自然的兇險,只要他得到了長輩「認可」(譬如,最孝順、最乖);獲得認可之後,即進入了升遷的軌道,慢慢往上。

同理,在這樣尊師重道的規範之下,一位老者,說穿了,也不必什麼驚人的能力來證明自己,只要自己熬了過來,依軌道升遷,坐上了那個位子,下面的人也得「聽他的」。

這就是所謂「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離開了五千年的封建時代,進入現代,「家」的習慣也衍生到了「公司」內,每個員工曾經習慣於儒家社會秩序,因此,每個人加入一間企業,看到白髮蒼蒼的大老闆,心頭立刻升起「熟悉的敬畏感」;大老闆不必證明他自己的能力,只要他在那個位子,就值得了你的尊敬。

這招,顯然也「曾經」極為有效。

畢竟,這是老祖宗的智慧──同樣一個儒家系統可以管理幾千萬人口,那麼,管理一間幾千人的企業,肯定也沒問題了。

更何況,大家都是經由「家」這個單位給訓練過的,來到企業,也是一樣。

殊不知,就在上一世紀末,發生了一些改變,以致於,年輕人不再相信這一套。

到底是什麼改變了我們的年輕人?

簡單,既然儒學從「家」開始,能夠顛覆它的,當然也只有「家」裡的革命。

上一世紀末,東方家庭已被拆成「小家」,鄉村移居都市,許多年輕夫妻的「小家」裡已然不見老者─—老者在哪兒?老者住在遠方,久而生殊,三代不同住,一年見一兩次,有些早已不相往來,加上離婚率每年皆創新高,有些年輕人從小活在對長者(可能是自己的父母或祖父母或延伸家人)極為「不滿意」的情緒之中──

所以,年輕人開始變了。

有人說,年輕人「反」了!

但,不是他們要「反」,而是他們開始在一個我們從未想像過的環境下成長,那個「家」已經不見了。

至少,已經長得完全不一樣了!

以前的老者,在那個緊關著的大宅大門裡,在那個嚴謹儒學的「保護傘」底下,擁有某種絕對的地位。但,現在門已「敞開」,就像獅子,年輕人從小就走出來,且有的還從媒體新聞或自家的身教認為「老者並非是善」,於是,年輕人不再相信「這一套」,老者延續五千年的「保護傘」,在短短半個世紀內,突然不見!

同時間,工作技能也改變,從前有些工作需要經驗累積,於是年資愈長,經驗愈豐,實力愈強,但,在這個險惡的高科技的「大自然」之中,愈來愈多的工作所需之技能,是年輕人才學得來、學得及的;一個善用最新科技的年輕腦袋,可以小團隊完成工作,抵過任何老經驗。

這個險惡的高科技「大自然」,一家再偉大的封面故事企業,五年後可能變水餃股,很多老企業竟然一夕間被年輕的企業給取代,年輕企業的創辦人可能比他剛剛幹掉的老企業的初階主管還年輕,年輕的創辦人自然找來更年輕的員工,也深知自己有可能有朝一日被比自己更年輕的人幹掉──在一個沒有任何「保護傘」的世界裡,人們寧可相信青春,不會投在年老體衰的人身上了。

於是,從「家」開始,到工作,到企業,全面性的,風向完全反轉。

你有察覺到嗎?

不過,人仍然會變老,怎麼辦?

人還是必須往上爬,成為主管,怎麼辦?

答案已經呼之欲出。以前,做好自己本份,獲得長者(或更高主管、更大老闆)的認同,得到那個「升遷的軌道」,但現在,如果那個軌道根本就已經不見了?如果,連大老闆都開始找年輕人來當特助,不理你了?

那麼,接下來,獲得「年輕人」尊敬,才是上班族最好的存活之道。

也就是說,未來最重要的能力,已不是「討好」權勢者的能力,而是「討好」年輕人的能力。當一個人年齡愈來愈長,他卻能夠愈來愈「靠近」了年輕人?那,相信這個人,不但在「家」裡可以得到喜愛,最後善終,在工作場所也可以繼續的坐在一個可以終老的位子上。

反之,有些人,年紀愈長,愈經常說「年輕人真是爛」,愈老卻愈和年輕人漸行漸遠,那麼,他不但慢慢失去了在公司的地位,等著被淘汰,在自己的家裡,甚至也難以得到最好的終點。

畢竟人類是一種生物,年輕人擁有最多自然的資源,也應是生存力最強的狀態,雖然文明曾經試著改變了生物的天性,但生物的天性畢竟野蠻──

所以,你還在覺得「年輕人反了」嗎?

不,年輕人從來沒有「反過」,他們,只是回到了最自然的模樣而已。

(圖片來源:Lutramania 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