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公司有一位資深經理,近來很失落。

讓他失落的並不是他上頭的「老闆」,而是他下面的「部屬」。

他發現,這年頭,部屬真的不好「帶」啊。

不好帶不好管就算了,他開始發現,這些年輕人真的愈來愈「不要命」,對主管(他)一點禮貌也沒!好幾次,他寫信給部屬,部屬不回,傳訊給部屬,部屬也不回,然後,他都得親自走到部屬座位交辦事情,部屬眼睛連看都沒看他一眼,聽完也不應答,當他是空氣一樣。有一次,他講了10分鐘,部屬的頭甚至連抬都沒抬……超扯的!

「就算我是好好先生,願忍願讓,但我和大家一樣,領公司薪水的,」這位資深經理哀怨的說:「實在沒必要忍受這些『屈辱』,然後還得自我痊癒、自我療傷,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

這一天下班後,資深經理特地來到公司旁邊的小餐館。這地方,平常不會有任何同事來的。

資深經理特別找了這個夠隱密的地方,好好的「訴苦」───

訴苦的對象,是和這位資深經理同梯一起進公司的阿琴。阿琴不只同梯,也和他年齡相仿,又和他隔壁部門,互無瓜葛,因此,應該是最好的訴苦對象了。

「相信妳也能感受,這些年輕一代的惡行惡狀!」資深經理說。

阿琴只能搖搖頭。

「唉。」

資深經理如此悲嘆,阿琴一臉無奈。

「這種事,又能怎樣?」阿琴說:「哎呀,那些人,我看,你就不用一直和他們計較了啦。」

資深經理自己盛了一杯飲料,一飲而盡。

顯然,他就是無法不計較。

這麼不公義的對待,如此喪盡倫常的職場,資深經理實在嚥不下這口氣!他已經屈讓,這些部屬仍然「囂張」,到底他們的父母是怎麼教的?我們國民教育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

「我沒有很懂,為何,他們要這樣對我?」經理說:「為何,他們『可以』這樣對我?就算沒有上天在看,他們自己,怎麼能過得了自己那一關?」

資深經理一問再問。

愈來愈激動,愈來愈可憐。

而阿琴,則已經沉默了一陣了。

「我一直這麼可憐了,難道他們沒有長眼睛?」資深經理繼續:「這些人都是我面試進來的,我親手訓練他們的,就算沒幾年,也有幾個月,他們難道一點『感情』也沒有?一點感謝之心,一點尊師重道都沒有?」

資深經理實在太激動,聲音都啞了。

阿琴眼見狀況失控,突然站起來。

看起來,阿琴好像想說什麼。

「老兄,」阿琴說。

資深經理停住,詫異的望向阿琴。

「你知道嗎?」阿琴說:「就是因為你一直覺得自己很可憐、一直被他們欺負,所以,才『看不透』他們為何欺負你!」

什麼?

什麼意思?

資深經理糊塗了。

阿琴到底在說什麼?

這時候,阿琴清了清喉嚨,清楚的,一字一句的,告訴眼前激動又可憐的資深經理──

「他們欺負你,原因很簡單,因為……。」

「因為什麼?」資深經理問。

「因為……。」阿琴又頓了一下。

資深經理看著阿琴。

此時,阿琴眼神突然一變。

從溫暖,變得冷酷。

阿琴的身體還微微往後斜了一些,充滿防備的,然後,一道尖銳眼神突然射向資深經理。

「因為,你,真的『很討厭』啊!」阿琴說,說得特別大聲。

什麼?

經理不可置信的看著阿琴。

「你要我講清楚,好,我今天就一次通通講清楚給你聽。」阿琴說:「你到底是神經太大條還是太無知?你進公司以後,眼睛長頭上,見到人不打招呼,見前輩也不用敬語,偏偏老闆特別喜歡你,一路升你,一路只看到你。全公司至少有10個人比你能力還好,你只會丟東西讓後面的人幫你善後,老闆卻獨獨升了你……。」

資深經理愕然的看著阿琴。

「到了最後,你已經惹火了整間公司,除了老闆……。」阿琴說:「當你終於爬到資深經理,你覺得他們對你很囂張是嗎?他們覺得,你比他們『更囂張』!」阿琴說。

阿琴停頓了幾秒。

此時,不知道該接什麼話的資深經理,仍愣在那邊,氣氛尷尬。

阿琴輕咳一聲,再繼續。

「我不是故意要跟你說這些,」阿琴說:「我了解你的感受。其實,畢竟也同事一陣子了,我衷心給你一個建議──你知道嗎?如果你一直覺得你自己很『可憐』,就解不了這個問題!」

資深經理聽著。

「你應該先『看透』,這些人已經如此厭惡你,對你的長相、你的聲音、你的一切,通通都已經深惡痛絕,」阿琴說:「當一個人如此厭惡對方,自然而然什麼傷害都敢給了!在傷害你的時候,他們還一直覺得他們已經夠『客氣』了!本來你應得更多的傷害的,他們已經夠『慈悲』了!」

阿琴一口氣說了一大串。

「如果你還想待在這間公司,那就要先瞭解這一點,然後……。」阿琴說。

資深經理聽著。

「然後,說實在,上班也不是來交朋友的啦!你把工作做好,還是最重要的。」阿琴說:「領悟這點,你就通了,再看看,該怎麼辦了。」

資深經理聽懂了。

他謝過阿琴,目送阿琴的背影離開,然後自己喝乾桌上的飲料,決定了一些事。

隔天,資深經理精神抖擻的出現在公司,一個早上就和好幾個部屬開會。部屬仍舊對他不理不睬,他卻繼續講他的,然後,交辦給這些部屬一個「不可能的任務」──要他們在「今天下班」前,完成一堆文件。

這些部屬,一聽到這「不可能的任務」,終於第一次抬頭看了資深經理,眼睛也終於對上了資深經理的眼睛。

當他們看到資深經理的眼睛,竟不再是以前那種楚楚可憐,而是噴出了熊熊的怒火!他們的眼神,也就像小狗一樣的萎了下去了。

仍然有一位部屬,下班之前交不出來;當這個人仍一臉不屑的出現在資深經理面前,資深經理當場高分貝「轟」了他,讓他幾乎從座位上跌了出來,然後,資深經理要他立刻打包走人。

畢竟,如阿琴說的,資深經理可是老闆的「愛將」,有什麼事情是他做不到的?

這一天,資深經理度過了上班以來最愉快的工作日,他幾乎是吹著口哨回家的。

委屈的感覺真差!當資深經理已知自己被討厭,那就乾脆被討厭到底,不必再委屈,直接痛快表述,如阿琴提醒的,誰說上班是來交朋友的?

以上奇怪的故事告訴我們,主管坐在管理職,絕不可能面面俱到,有時受限於資源,又得「管」住下屬,而現代年輕職員又不易「管」,往往連面子也不給,令主管陷入了極大的委屈感,不知道怎麼做「好」主管。

問題不是出在這個主管,而是出在我們對「好」主管的定義──一個好主管,似乎一定要受到部屬愛戴;若部屬不喜歡,則這主管不可能是「好」主管?

真的嗎?

工作不是來交朋友的,部屬不喜歡,那又怎樣?每個主管都需要「被討厭的勇氣」,為了更多的獎金,為了維持競爭力,我們的職場環境不需要再多一個「好人」了。

(圖片來源:Garry Knight 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