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媽和我一起掉進海裡,船又只能載兩人,你會先救誰?」

女生問了男生一個問題,男生想了一下。

「唔,」男生說:「我會先跳進海裡,救妳們兩個,把妳們安全的送到船上。」

男生很滿意自己的答案,畢竟這應該是全世界上最完美的答案了。

但,女生好像不怎滿意,微微皺眉。

「那……如果那艘小船只能載一人呢?」

男生這次,連想都沒想。

「當然是救我媽,」男生立刻說:「因為沒有她就沒有我,沒有我也就不會有我和妳在一起…。」

「啪!」

還沒講完,男生就被女生狠狠的一巴掌,男生莫名其妙的看著女生。

~ ~ ~

有一句話說,有快樂的員工,就有快樂的客戶。但,如果產業就是這麼嚴酷,只能二擇一,企業主管無法同時養飽員工,又提供好產品給客戶,那,一個「好主管」會選擇哪一個?

有一間傳產老企業,已經傳了三代,現任老闆已快退休,下一代又不想接棒。於是老闆將一位主管升為總經理,將整間公司交給了他。

主管也打算好好大幹一場,以感謝老闆的照顧栽培之恩!主管看到,現在的市場已不像半世紀前這麼端正,現在市場上充滿了黑心商品,原料愈用愈廉價,中間流程偷工減料、衛生問題沒在管。他頂著這個三代老品牌,打算為這個產業做個「示範」,他想辦法引進了最好的研發人員,堅持選用最好的原料,要做出最好的產品。

如果產品已經很好,那,主管絕對「不滿意」,他永遠都是「好還要更好」!

從外面的業務人員,到裡面的研發人員;從他下面一層one-down經理,一路到門口的總機,全都將這樣的「不滿意」信條背了起來──好還要更好!

我們永遠不滿意自己!

但,主管發現,這些員工……沒感覺。

沒FU。

而且負面抱怨很多。

畢竟,要做一個真正好的產品,絕對是辛苦的;工作時數長,經常要修改流程。而且每次一忙起來,就有一些人吵著要離職;到現在還沒離職的,都是在等年終獎金。一領到手之後,全部一起「走人」──自從這位主管接手後,東西愈做愈好,員工流動率卻愈來愈高。

主管納悶:難道現在的職場,大家不想要做得更好了嗎?大家不想要做好產品了嗎?大家不再自豪加入了一間如此有社會道義責任的好公司了嗎?

「唔,大概是……大家加班加得太嚴重了?」主管心想。

於是,他開始自掏腰包,幫晚上留守的員工買便當,自己還親自留下來陪他們加班到半夜。

「或者,大概是……大家覺得每天『好還要更好』太嚴肅了,年輕人嘛,需要娛樂,需要好玩?」

於是,他開始帶著員工出去團康活動,吃喝玩樂,帶起好氣氛;他總是像老萊子娛親,帶頭被「整」,有次坐小巴出去,位子不夠,他還將自己的位子讓出來給員工家屬,自己坐到最下層的臨時座位,一路吐。

「沒關係,團隊最重要。」主管認為。

他努力的經營關係,士氣好轉,但仍留不住每一位員工。離職的員工慢慢的到了外面各處去,加入了各種公司,有的還出來創業,然後,再過了一陣子,開始從業界聽到一個消息──

這間三代老品牌工廠所做的東西,偷工減料,衛生問題沒在管,根本就是黑心食品!

「什麼偷工減料?什麼黑心食品?什麼衛生問題沒在管?」主管聽了很生氣:「都已經花了這麼多錢、用最好的原料、最乾淨的流程,還有哪家願意這樣做的?」

主管這樣對客戶說。

但,客戶沒說話。

通常,這種不想再多加解釋的客戶,就是「心意已決」的客戶。

大通路減少了訂單,以致這間已傳三代的老企業,業績開始直直落。幾個月後,他才知道,在業界造謠的人,是「他」。

「他」是誰?

他是一位前陣子離職的業務總監,出去開了一間一模一樣的公司,據說,拿的是同一套DM、同一份簡報,只把logo換掉。就是他,四處說老東家的壞話,然後,據說,他還對客戶號稱,他不但可以做到更好,還可以更低價!

更令主管生氣的是,這位前業務總監的DM上還明白指出,他是帶著一股理念,離開原本的老東家自行出來創業,目的就是──要撂倒這些可惡的「黑心老企業」!

「黑心老企業?」

主管耳聞這些,實在又傷心又恐慌;主管想起了老闆對他的栽培,萬一被這些絕非事實的流言害到,讓公司毀在此時,怎辦?

「最好是可以啦!」主管說:「我看他要怎麼更好又更低價?」

這時候,通路已將那個業務總監所開發的新產品上架了,主管自己買了一個,回家泡來吃。

很有經驗的主管,一吃就知道,老天!這不但不是用原本的原料泡出來的,他甚至可以舉出有哪幾種原料被更換過,處處是人工加料的味道。他趕快請一位他熟識的內部研發人員研究,結果研發人員發現,雖然原料是廉價人造的,對人體的傷害不明,但一切指標「勉勉強強」還在「合法範圍」內──

「除非法規修改,不然也只能遵重市場機制,讓消費者自行感覺、自行選擇了。」這位研發人員無奈的告訴主管。

主管聽了,頹喪不已。

研發人員繼續說。

「你知道嗎?」他說:「我們很多同事都已經聽說,那個業務總監新開的工廠,對員工超好的!好多我們的員工都偷偷轉過去了,聽說年後還要再去一批……。」

主管聽了,不可思議,他們的產品比我們還低價,我們都已經沒怎麼賺了,天啊,他們是用怎樣廉價的原料才做出這種高毛利的?

「聽說公司創辦第一年的年終就高達五個月,而且不用像這裡加班,」這位研發人員小聲的告訴主管:「他們都警告我們不能說出去,他們打算員工自己暗自『爽爽領』。」

主管聽了,心中一哀,在這個競爭激烈的時代,竟然還有這種毛利,可見在自由市場機制下,消費者如此「後知後覺」,竟然會讓這樣的真正的「黑心工廠」冒出頭而且蓬勃的存在!

主管最傷心的是,那個業務總監,在以前員工的心中,好像比他更像是一個「好老闆」。主管為了做出好產品,得罪了員工,成了一個「壞老闆」,而且還「黑」掉了這個三代老品牌的名聲,成了一個失敗的專業經理人──

「通路已經判了我們死刑。」主管知道:「這間工廠已經回不去了。」

幾個月後,三代老廠因為財務吃緊,只能大幅縮編,他也自請離職以示負責;離開時,老闆沒有一句慰留,因為這家已傳了三代的廠,如今快要倒了,老闆已經自顧不暇。

主管也真正的「想通」了。

離職後,他只休息了一天。

第二天,他馬上到銀行,開辦了自己的公司,自己跑遍所有的通路,和這些老客戶說,他為什麼離開這家知名的三代老工廠。

因為,他實在看不下去老工廠的經營,他要革新,他要做真正「好的東西」──

沒想到,出乎他意料的,他得到這些客戶一致的熱情回應!

「對啊,你終於『想通』了。」

「我們早就覺得很奇怪,你幹嘛一直待在那間已經老得跑不動的工廠,我們覺得你現在很有機會!」

「趕快做一個新產品出來,給我們試試!」

「少年仔,你準備發了!」

有了客戶們一致的支持與期待,他帶著原本那一位研發人員,研發出了最「扯」的公式,換掉更多的原料,以人造或劣質的取代,但所有的數字都在標準範圍內,而且毛利還更低──畢竟,他是原本那家工廠的總經理,而他的對手也不過只是一位業務總監而已,是誰比較厲害?

他更高興的是,以前離開的員工,紛紛再次投靠到他的麾下,他現在有更多毛利可以給他們更高的薪水及更短的工作時數,而且客戶也很高興,因為他們賣得更低價,生意更好,而且每個產品還可以抽得更多……。最高興的是,他還回去找那位三代大廠的老闆,給了前東家一筆「大訂單」,他一生大概都不會忘記那老闆又驚又喜的感動不止的樣子………。

這下,大家都Happy了!

現在,人生中的第一次,他終於可以在自己床上好好的睡個覺,不必再晚上自掏腰包,買便當熬夜陪加班了。

一切都很完美,不是麼?

唯一不太完美的,暗藏在那些每天每天賣出去的產品裡面──當然,消費者要察覺,應該也是50年後的事了。

以上諷刺故事告訴我們,每個產業競爭激烈,很多時候,一個主管是不可能有足夠的資源,同時讓「客戶」與「員工」與「消費者」……所有人都「滿意」的。

這時候,重點不是在誰滿意,而是怎樣才讓「自己」滿意。畢竟,做主管,也是在做「人」,相信自己的選擇,做「對」的事,才是一個真正的好主管了。

(圖片來源:Chris Connelly 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