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場談判,還沒談,就已經知道結果。

那一張談判桌,腐黑色木紋,那腐,那黑,只要曾經坐在它前面,應該就難以忘記了;他可以想像,多少人就是在這張談判桌前,被迫簽下了自白書,被迫作出了讓步……。

但他不依。

他正氣凜然,挺直腰桿。

無論對方如何狂暴的施壓,他完全不動。

這畫面,多年多年後,已經被畫在小學課本裡,在遙遠的未來,將會被很多很多人讀到看到,感動著他的凜然正氣,欽佩著他的風骨,但,在當下卻不是這樣子。

當下,在那間小小的房間、那張腐黑色木紋大桌前,看著他的那些人,眼裡卻只有鄙夷。

嘲笑。

好像他們正在看著一個小丑。

無可救藥的小丑,不識時務,不知道自己活在哪個年代、在和誰說話、對方的後台有多硬。

連他都開始懷疑,開始動搖,這時候只剩下一個念頭讓他繼續堅定下去──他知道,他這樣的表現是「對」的,是正義的,是公義的,是給「未來」的人們看的;即便未來沒人知道,至少他對得起自己的子孫。他相信正義與公理最終仍將得彰,他今天這樣正氣凜然的表現肯定讓他有一天成為英雄──因為,這麼多隨波逐流的仕紳,只有他如此的昂然,面對這腐敗的朝廷,還如此的堅定。

果然,他真的走出了那扇門。

果然,過了20年,他成了英雄。

果然,那一天的「事蹟」,成為他的「資產」,讓他的未來無限璀燦;雖然那一天,他差點丟了命,卻能夠在家子孫圍繞下安然離開世界,到了身後還被繼續傳誦。

~ ~ ~

100年後,換個場景,來到現代的辦公室。

不再是那張腐黑色的木紋桌,而是新潮的塑膠合板桌,四週是透亮的玻璃窗,這是一間主管辦公室。

同樣有一場談判,即將在這裡發生──

這一場談判,還沒談,就已經知道結果。

身為主管的他,拿著「證據」。

這證據,是他部門裡的某一位設計師,竟然在上班時間偷接其他競爭公司的案子,而且,這案子的案主,竟然是以前的客戶。

身為主管的他,平常不會去注意印表機的東西,但就剛好那一次,他急著拿文件,親自跑到印表機,就發現有人正在列印彩色大圖。他看到覺得這圖很面熟,奇怪,這是從前的客戶的產品圖,覺得奇怪,這客戶已經「掉」了啊?為什麼還會出現在我們公司的印表機裡?

它絕不是以前留下的文件,因為這幾張圖片才剛剛離開印表機的滾輪,熱燙燙的,表示有某一個人,才剛剛送出這張圖到這台印表機裡,而且,這張圖而且顯然用上了最貴、最高畫質、最全彩的豪華設定,通常會這樣用上最豪華設定來列印,是表示即將拿給客戶看。

調查結果,這個客戶,被某間業界競爭對手削價搶走,那間可惡的公司和客戶保證,接案價減半,所有製作團隊都不變,因為他們已經和公司內部的員工全都「串好」了────人在辦公室,「私接」外案。

這個主管,今天就是要和這位設計師當面「講清楚」,依公司規定,也為了殺雞儆猴,這個設計師勢必是要被「fire」掉的,但這位主管已有一個打算──

很人性化的打算。

那就是,既然這設計師平常喜歡在外接案,那,讓他離開後,可以給他幾個兼職案子做一做,加起來,比他現在的薪水還多;讓他至少在失去全職工作的初期,除了拿走該拿的遣散費,還得到「加薪」………這樣的一個「遣散包」應該已經豐厚無敵到讓這位主管可以和這位設計師「交個朋友」──

「以後到天涯海角還請彼此多多照顧。」主管演練了一次話術,等一下要講給這位設計師聽。

這一場談判,還沒談,就已經知道結果。

主管準備讓這場談判變成一場「派對」,最大獎就是這筆豐厚的「遣散費」,辦公室不能喝酒,不然他肯定一定可以和這位設計師乾一杯,愉快的送走他………。

時間到了。

這時候,設計師走進來了。

主管也擺出預先設計好的滿臉熱情,招呼設計師,坐在自己的桌前。

不料,設計師滿臉青筍。

然後,拿出一枝錄音筆,放在桌上。

那錄音筆已經打開,上面的LED燈閃著,顯示它已經正在運作中。

「你在幹嘛?」主管詫異的問。

「………。」設計師不答。但錄音筆一直在錄。

「你這樣做,是為什麼?」主管再問。

「………。」

此時,設計師的下顎抬高,面無表情的看著主管。

那表情其實已經說明了一切。這位主管自己也是別人的員工,他非常了解那表情所代表的意思───

意思就是,這一秒鐘開始的所有對話,都會被忠實的錄到這枝錄音筆裡,也會很忠實的被流傳到網路上,最後很忠實的啟動了民眾的反感………。

身為主管的他,可以想像自己因為那段錄音,後面會發生什麼事──主管可能被自己公司集團公關約見,可能被自己公司調查為何還給一個資遣設計師案子做,甚至主管不確定自己和設計師的語氣麻吉一點會不會讓人覺得他和設計師可能是「共謀」……到最後,可能自己這份工作都會不保──一切都是因為,自己開啟了這場「談判」。

主管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

也知道這件事「騎虎難下」,因為錄音筆已經開啟。它正在錄!它正在錄!

主管該怎麼辦?該怎麼辦?

原本想要和設計師「好聚好散」的主管,劇本都寫好了,卻因為一枝錄音筆而頓時驚慌了起來!還好錄音筆只能錄聲音,不會錄到他的狼狽樣;主管陡然站起來,額頭冒出涔涔冷汗,看著他的設計師。

「等我一下,我先去洗手間。」主管奪門而出。

過了五分鐘,這主管平靜多了。

他想過了很多事。

也做了一個決定。

走進辦公室,他拿起他桌上的手機,架在他桌子旁邊,按下了「錄影」鍵。

錄著小小房間,錄著這張桌子,錄到那枝錄音筆,也錄著那位設計師,還有……他自己。

設計師表情依然冷酷。這真是一個讓人心碎的畫面;主管回憶,以前從面試開始,就是他一手帶著這位設計師,每週、每月、每季開會他都會帶著這位設計師一起奮鬥,但現在,設計師好像「仇人」一樣。

搞清楚!是誰在外面偷接案?是誰害競業可以低價搶案又和內部串通?是誰偷偷利用公司印表機印出熱呼呼的高清客戶大圖?

於是,既然錄音筆已經開啟,主管決定,不再熱情。

不再麻吉。

不再交朋友。

不再好聚好散。

他拿出證據,冷冰冰的質問設計師,嚴正的告訴他這些事情有多麼的錯,錯得多麼離譜!也告訴他,後面可能發生的法律訴訟;主管沒有準備講稿,沒有劇本可以依循,竟然卻講得「句句鏗鏘」………

因為他講的,是自己的「內心話」。

他告訴設計師,做人比做事還重要,道義比專業還重要。主管侃侃而談,大道理一句一句,透過錄音筆與錄影機全都錄下來,設計師在對面,原本嚴肅的臉,此時好像都快要笑出來了!他看著眼前這位他曾經畢恭畢敬的主管,眼裡只有鄙夷。

嘲笑。

好像他正在看著一個小丑。

然後,談判結束,設計師離開了。帶走了他的錄音筆。

主管也收起了他的錄影手機。

接下來幾天,有人PO出了一篇文章,控訴這間公司,永遠做不完的工作,因為責任制而每天加班,結果每月只賺到不到3萬元的低薪,為了養活家裡而不得不私接外面的專案,結果,被主管發現,只為了他印了一張高清大圖,就將他解雇掉,解雇前還關在辦公室狠狠的羞辱他一番………原PO還附上當天的錄音,造成網路上一片撻伐。

當然,一如以往,網友是不會去探究事實真相的。

那位主管刻意請了三天假,不過問公司的事,但,即便主管三天沒開電腦,主管的家人還是收到了公司打過來的解雇電話,要他不用再回公司上班了,因為現在全網路都在講他、新聞上都在討論他,他(那個主管)害公司不淺。

現在,公司要跟他「切割」了。

主管苦笑。

幾天來,他第一次笑了。

他將那支影片的檔案拷貝了五份,收藏在不同的地方。

那會是最好的價值──在這個地方有100萬家公司,超過100萬個主管。這100萬個主管大多不敢主持正義,只想保住他們的飯碗,是非不分,只有他,曾經幹了「這件事」,且錄下了這則珍貴的影片。這則影片足以證明他是一個多麼特別的主管,某天或許將讓他成功的得到某龍頭企業的面試,讓他當選企業總會理事長,讓他完成一般小主管無法完成的夢想………或許,只是讓他睡得安穩。

以上這則奇怪的故事告訴我們,新世代管理者(如那個主管)經常被新世代部屬(如那個設計師)挾網路之人氣而備感威脅,大部份的主管面對這些部屬,無論部屬做了什麼已經在他容許範圍以外的事,主管都試著選擇「迎合」,一方面覺得這樣自己「才酷」、符合這個世代,一方面也是非常害怕自己Fire人會不會發生什麼「後遺症」(比如被PO上網、被攻擊)。

故事裡的那個主管,一開始就是選擇迎合,違背自己的意志,就算設計師真的搞了一件很「逾矩」的事,主管竟還打算私下跟他「做個朋友」。

後來,主管發現,他的迎合、他的友善,在某些新世代部屬身上並沒有用(設計師竟拿出錄音筆),於是他突然領悟(就在藉故上廁所的時候),他應該做「對的事」。

當他做了自己心裡面那個「對的事」,他至少可以做自己的英雄,有一天往回看,他的這一天的表現,將成為我們這個時代唯一有風骨、有「Guts」(擔當)的主管。畢竟,現在主管所管理的部屬,有一天自己也一定會當主管;那時候,你現在所做的事,他們會「懂」,而且會更加的崇敬你。

所以一定要相信你自己,心中的那個「正確」才是真正的正確。

畢竟人們都喜歡英雄,不會喜歡小丑;活了這一年紀,不說出心中的正義,不在此時當英雄,該當何時?

(圖片來源:Ton MJ 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