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有「苦」的嗎?

奇怪,這個孩子,竟然「聽」得見「苦」的聲音。而通常他聽見的「苦」聲音,都是發生在他媽「罵」他的時候。

他爸白天都在上班,他媽負責接送他下課,回到家裡就只有他和他媽,所以他和母親相處的時間是和父親的5倍以上。他媽在家經常罵他,什麼都罵。而且,罵的聲勢很是驚人,每每罵到讓他難忘,然後他也常覺得他的靈魂都快被他媽給罵到嚇飛了。

罵完之後,他媽總會開始「不理」他。

你曾經體驗那種「被不理」的感受嗎?

「媽。」他叫。

他媽裝作沒聽到。

「媽。」他再叫。

他媽半躺沙發,自顧自的滑著手機,仍裝作沒聽到。

請先按讚鼓勵這篇文章:

他受不了他媽的這種「不理」,比罵他還受不了,所以他走到他媽旁邊,用哀求的聲音求他媽。

「媽……。」

他媽還是沒聲音。

站在他媽旁邊好幾分鐘,沒用,於是,他只能怔怔的走回他的書桌。

坐下來。

整個人仍僵在那邊,思考也不通暢。

功課不想寫,課文不想背。

什麼都提不起勁──因為他媽不理他了。

這時候,明明家裡已經安靜無聲,陽光穿過了他家骯髒的玻璃,靜靜的留了一灘金色的光在桌上,灰塵們靜靜的飄……全部都是無聲的。

但,他,卻好像聽見了某種聲音。

好像是水在流動,好像是分子在輕輕擦碰。

而且,那聲音也是「苦」的。

你知道嗎,「聽」到了苦,真的比「吃」到苦或「喝」到苦,還苦!

他苦到學校,悶悶不樂,被他的哥兒們看出來,這哥兒們也仍是國小生,個性早熟,非常不乖,是老師眼中的「問題學生」。

他忍不住和他哥兒們說,他媽已經不理他一個星期了,他……好難過……。

沒想到,這個哥兒們,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得他覺得面紅耳赤,覺得萬分丟臉。

然後,哥兒們豪氣千雲。

「換作是我媽,才『不敢』對我這樣咧!」

什麼?

「不敢」?

這孩子從小是相當聽話的,尤其不幸被生到一個這麼容易暴怒的母親的家,不聽話也難!從小到現在,這還是他第一次聽到,竟然有一個還不到10歲的同學斗膽說出這麼「沒禮貌」的話。

這個哥兒們繼續豪邁的說。

「你要多學學,多學學!」哥兒們說:「你要先『不在意』大人,大人才會開始『在意』你,懂嗎?懂嗎?」

他聽了瞠目結舌。

「你看,」哥兒們繼續:「無論你怎麼乖,都還是會被處罰,不是嗎?重點根本不是你乖不乖,所以,既然怎麼做都會被處罰,既然怎麼乖也都會被你媽不理一個星期,那……你就什麼都不要管了嘛!」

真是奇怪的邏輯,但,哥兒們繼續說,還真的愈來愈說到了他的心坎裡。而且這個「提議」實在太吸引他了,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聽到可以解決他的痛苦的完整解決方案。

不理他媽。

不在意他媽。

不管他媽怎麼樣。

起初,真的,他媽再次開始對他罵,罵了之後,不理三天,再罵,再不理五天……。

他謹記他的哥兒們分享的祕訣。

他媽既然不理他,那,他也不理他媽。

反正,理或不理都被罵,他乾脆就不理了。

果然,哥兒們是對的。

果然,他不再聽到「苦」的聲音,每一個聲音,明明以前他最怕的大吼大罵,卻竟然都開始「甜」了起來了。

然後他也發現,他媽似乎對他好了一點點,也比較不再這麼不理他。不過,來不及了。

來不及了,因為,他已經漸漸了愛上這種甜味,不被罵的時候,他還覺得怪怪的。本來他生來就是一個該被罵的人,來吧,罵吧!都來盡量罵吧!

漸漸的,他不再做功課,他不再準時上學,他不再準備考試,他什麼事情都擺著爛……。

漸漸的,不只他媽罵他,老師也罵。

主任也罵。

路上的警察都罵。

所有的罵聲,聽起來都是甜的。

就連他媽不理他的時候,也都有甜甜的聲音流洩著。

他再也不理任何人,無視任何規定了,反正,罵聲愈大,聲音愈甜───他以前都不知道,原來,這世界可以甜成這個樣子。

以上故事告訴我們,有些小學老師一直都無法理解,為何班上一些頑皮的孩子,父母其實看起來盯得挺緊、管得蠻嚴,為什麼,這些孩子,仍然這麼的「難教」?

老師不了解,因為老師沒看到家裡發生什麼事。若老師有機會到家裡看清楚,就會發現,這些父母對孩子的處罰,是隨著自己心情的──亂罵、亂打,孩子不乖會處罰,孩子沒有很不乖也一定要找事情處罰!最後,孩子終有一天會發現,無論他做什麼事都會被罵,不做任何事也被罵,乾脆──隨便了。

不要做了。

因為,做得好,也是苦的。

黑白不分的父母,就算再嚴格,也只會教出黑白不分的小孩。這些父母,等於親手毀掉了一張明明潛力無窮的白紙,還順便教了孩子「可以亂罵人」或甚至「可以亂打人」,為社會帶來了麻煩。

要知道,真正的「壞孩子」之形成,並非因為放任,而是因為「亂罵亂打」。

這些父母真的不了解,什麼賺錢養家、整理家裡……都不是最重要的,當父母真正最重要的是好好管理自己的「情緒」,那才是決定孩子童年是甜是苦、未來是黑是白的絕對關鍵!

(圖片來源:John Thornton 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