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晚,心理師坐在諮商室。

女人敲門走了進來。

這是她第五十三次的諮商。

很熟了,所以心理師早就知道要問什麼話、說什麼事。

她照例問了這女人最近的心情,而也得到了差不多的回覆─—這女人依然過得很不好!她的工作、她的家庭、她的婚姻、她的女兒、還有一切一切,她感到無奈、無助、無力。她對她的人生完全沒有控制權,覺得自己在這世界上就像一隻螞蟻這麼的渺小,沒人愛,沒人關心,沒人注意,哪天消失了,大概也沒人會在意!她對自己周遭的一切徹徹底底的失望透頂,完全無力解決……。

女人一邊講,一邊流淚。她太虛弱,連眼淚好像都已經沒有力氣爬出眼睛了。

這是第五十三次的諮商了。

怎麼辦。

請先按讚鼓勵這篇文章:

心理師知道,這女人有虔誠的信仰,雖然信仰顯然對她幫助不大,不過,這一天,心理師打算來試試「不一樣」的──

「妳,羨慕妳的上帝嗎。」心理師問。

女人眼睛睜大。

滿臉問號的,看著心理師。

嘴也張大,卻一個聲音都回答不出來。

心理師繼續說。

「妳難道不羨慕上帝,可以有這麼大的力量……。」

顯然這說法不合宗教的教義,上帝是不能被「羨慕」的,但心理師卻繼續,而且,對這個超沒自信的女人,給了一個很實際的建議──

「從現在開始,想像妳就是『自己的上帝』。」心理師說:「妳可以主宰一切,相信我,也相信妳自己,妳做得到的!」

心理師聲調高昂。

但,女人頹喪的將肩膀垂了下來。

她無力的,看著心理師。

那表情已經在說,這個建議實在太「爛」了,她做不到的,她不可能做自己的上帝,她不可能對這個世界主宰任何事,她無力,她虛弱,她千瘡百孔,她只能任憑宰割。

她只能……哭。

心理師也無解了。

她趁女人哭著,先離開諮商室,來到另一間房間,和一個綁著兩根辮子的小妹妹講講話。

這個眼睛圓圓大大天真無邪的小妹妹,是剛剛那個女人的女兒。

心理師就算被訓練得再專業,她仍是人;有的時候,人就是會被剛剛的記憶所影響。心理師不經意的隨口問了這個小妹妹──

「妹妹,妳最羨慕誰?」

這個問題,沒想到,小妹妹也不加思索的給了一個明白的答案。

「爸爸啊。」小妹妹說。

「爸爸?」心理師好奇起來:「妹妹,妳最羨慕妳爸爸,為什麼呀?」

小妹妹嘻嘻的笑了一聲,瞇起眼。

「當然是爸爸啊,」小妹妹說。

「妳羨慕妳爸爸什麼啊?」

「很多啊!」小妹妹說。

「像是什麼呀?」

這個心理師真是鍥而不捨。

小妹妹終於舉了一個例。

「媽媽說我不乖,要丟掉我所有的玩具,就真的丟了。」小妹妹說:「爸爸也不乖,媽媽也丟掉他的東西,但爸爸卻可以和媽媽吵架,然後就不會被丟掉了。」

「………。」心理師無言。

好可愛的童言童語。

小妹妹點點頭,繼續說。

「媽媽打我,我把房間鎖起來,媽媽拿鑰匙打開,繼續打我,」小妹妹繼續認真的做了比較:「媽媽也打爸爸,不過,爸爸不必跑進房間,他會直接走出大門,出去散散步,回來就不會被打了。」

「………。」

「所以,我最羨慕爸爸,」小妹妹繼續說:「以後長大,我要當爸爸!」

嘩,真的假的。

心理師實在無法相信這是事實,因為這小妹妹的媽媽,就是那個已經和她諮商五十三次的中年女人啊。

就是那位,現在還在另一間諮商室哭泣,那位感到無奈、無助、無力,覺得自己在這世界上就像一隻螞蟻這麼的渺小,沒人愛,沒人關心,沒人注意,然後無力,虛弱,千瘡百孔,又只能任憑宰割……的那個同一個女人啊!

或許是想起了那個中年女人,這時候,心理師忍不住問了小妹妹一個問題。

「那麼,小妹妹,」心理師問:「妳為何不羨慕妳媽媽,要去羨慕妳爸爸呢?」

這是一個好問題吧?如果小妹妹的媽媽(也就是那個中年女人)真是這樣,那麼,這個媽媽,要比那個爸爸還要值得羨慕多了,要丟東西,要打人,要做什麼……都隨心所欲呀。

沒想到,這麼一個簡單的問題,小妹妹的反應,令人爆笑。

只見小妹妹,眼睛睜大。

滿臉問號的,看著心理師。

嘴也張大,卻一個聲音都回答不出來。

小妹妹那表情已經對心理師說,這個建議實在太「爛」了,顯然這說法不合小妹妹所認知的世界,她的媽媽,是不能被「羨慕」的……。

因為,她的媽媽,就是她的「上帝」。

是小妹妹這個小小世界裡的「上帝」啊!

此時,小妹妹的表情變了。

充滿敬畏,充滿恐懼,好像看到了……「上帝現身」了!

心理師往後一看,啊,果然,是那個女人,哭完了,站在門口。

那女人的樣子,和剛剛完全不一樣了。

她的眼淚早已擦乾。

她的眼睛早已明亮。

而且自信。

因為,她見到了她的「子民」。

心理師知道,那是只有上帝才有的眼神,那個眼神,現在正看著小妹妹,而小妹妹也垂下了頭,認份的,跟著她的「上帝」離開了。

目送這對母女背影,心理師心想,不知道是否會有第五十四次、第五十五次諮商,但她知道,無論諮商多少次,那個女人是永遠不會好起來的,因為────

因為,她已經是自己的上帝了。

以上這個奇怪的故事告訴我們,在職場、在家庭,有一些人會一直覺得對身邊的一切感到無力,覺得他/她無力改變任何事。愈常這樣抱怨者,其實愈有可能他/她其實是一個希望像上帝一樣萬能的控制狂。而真正的可憐的沒有控制權的受害者,其實是根本沒有時間、也沒有機會出去五十三次訴說自己多可憐的。

已經對你索求無度的惡人,往往覺得他仍然對你太好了一點。

碰到這種人,一定要趕快離開,因為,他絕不會因為你的讓步而滿足,而會繼續在你眼前扮演愈來愈強大的上帝,直到……你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剩下為止。

(圖片來源:Angel Starr 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