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幾位同事在閒聊。

「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像『那傢伙』一樣,想罵人就罵人。」一個同事說。

瞧他沮喪的樣子,大概剛剛才被他說的「那傢伙」狠狠的罵了一頓。

「你在說誰?」坐他旁邊的同事問。

另一個同事搶著解答。

「唉,那傢伙,還會有誰?當然就是『老闆』啦!」這位同事說:「老兄,想當老闆可沒這麼簡單。依我看來,如果你很想好好罵人的話,當『客戶』比較快啦!」

大夥兒大笑,不能再同意更多了。

「對對對,『客戶』比『老闆』還大,客戶開罵,老闆都還得乖乖聽咧!」

笑聲之後,又有一個同事說話了。

「不過,無論是客戶還是老闆,時候到了,他們都得乖乖聽『另一個人』開罵。」

此語一出,大家不解。

「是誰?有誰這麼厲害?」

「世上還有誰比老闆和客戶還要會罵人?」

「是你嗎?」

「哈哈,當然不是。」這同事說:「有一種人,有著大老闆的威嚴,又要求你時時像對待客戶一樣的乖巧聽話,那個人就是……就是……」

大家摒息著聽答案。

「……我家『老婆』也!」

哈哈哈哈,大家大笑。

這樣的笑話,偶爾出現在餐桌上,無傷大雅。不過,真的是「無傷大雅」嗎?

在男女關係中,雙方對待彼此都有一定的行為準則,不會太過份,不會太離譜,不會太「over」,不過,觀察現今社會風氣,或許不難察覺──男人,愈來愈「和氣」,好男人愈來愈多,其實也是因為,哪個男人真的斗膽在街上、電梯、家門口大聲吼罵他的妻子或孩子,那,立刻成了「全民公敵」,一定會有人打電話告家暴中心或錄下來PO上網。

因為,那是不對的。

不過,同樣的事件,主角變成一個女人?

一個媽媽、一個老婆,真的在街上、電梯、家門口大聲吼罵他的老公或孩子。

請閉上眼睛,想像那個畫面。

最好順便想像那名女子儘管大吼大叫的聲音粗裡粗氣,但她的長相與形貌,風韻猶存,美魔女一個,想像,路人怎麼想?

「大概是這個孩子真的很不聽話吧?」

「或許是這個老公,真的很天兵吧?」

「這個媽媽(老婆)叫這麼大聲,極有可能已經真的很受不了了才出此下策吧?」

大概,或許,極有可能……每個人都在幫(刻板印象中)溫柔的女性找藉口,儘管眼前明明就是一位正在進行嚴重語言暴力的、不折不扣的「女性家暴者」。

到底「罵」,是一個多麼可怕的傷害行為?

有位前同事曾被他老闆娘狠罵過,他們一度打算告這個老闆娘「職災」,告老闆娘「言語暴力」,可見嚴重的程度。他曾形容過一個畫面,令我印象深刻──

他說,被罵的時候,最「受傷」的絕不是那個大吼大叫,那個聲勢,那種聲量。

也不是那些「內容」,那些狠心批判的語言,說你各種不是、不行、不好、不妥、不適任……。

真正讓你的心被狠狠的「掏空」的,是什麼?

答案是那個──「眼神」。

那位前同事形容,當她罵你的時候,她直勾勾的望著你。

很會罵人的人,總會這樣直勾勾的看著你!

毫不閃躲,理直氣壯的,一邊罵,一邊直勾勾的狠瞪著你!

搜尋一下自己曾被罵過的各種狀況,然後想像,如果那個人的「眼睛」沒有看著你,而是看著地板,或看著旁邊,這時候,罵人的這個人,就算再兇、講話再狠,威力應該都只剩一半。反之,當她一邊罵你,一邊直勾勾的看著你,你會魂飛魄散──你會突然發現,雖然「罵」這個動作並不會刺激神經而造成實際的痛覺,但,那種體驗,是一生中從來沒體驗過的。

因為,「罵」的本身就帶有一種「貶低」的成份,上級對下級,長輩對晚輩,管理者對被管理者……而這也是最令對方「痛」的地方,畢竟,家這個地方,當你和她其實是夫妻關係,彼此應該相扶相持,平等以對,無論是怎樣,絕不可能淪落為「主從」關係。不過,女性家暴者卻透過這樣「驚天一罵」,瞬間建立了一個硬邦邦的「主從關係」在你們的關係中。

她那篤定的樣子,好像她是你的一個長輩,而你最小最不懂事,因此罵你一頓。

而通常人只要長大了,就愈來愈少被罵,即便被罵,也不致於被罵得這麼「徹底」,這麼失格;連老闆、客戶罵你,或法官、警察、總統罵你,大概都不會這樣子。今天即便在馬路上被一個不認識的路人辱罵,無論對方有理還是無理,畢竟知道罵者不過就只是一個「路人甲」,一個不認識你的人,所以可以置身度外,心裡的內防線不致被摧毀,然而,在家裡,女性家暴者同時也是你的至親,當她在罵你時,你會知道她當然並不是路人甲,所以你無法完全置身度外的去看待這些「罵」。換句話說,你的信心無法強到去維持讓自己深信自己是對的、是正常的、是不該被罵的,因為罵的這個女性,如此篤定的罵。

那種眼神,裡面含有一種理所當然的「自信」。這種自信,不只是現在,還在以後的每一分鐘──當她現在罵,休息一下,再過一下又會再「加碼」罵,被罵的人不知道何時會再被罵,為了什麼被罵,又會被罵到何程度,那種不確定感,本身也又是一種折磨。

有時你會覺得不解,女性家暴者的那種自信,到底是哪裡來的?

男性與女性成家,生了孩子,從孩子的身上就可以了解,到底女性家暴者的「自信」是哪裡來,因為,孩子對他們的母親的「罵」,和老公對他老婆的「罵」的「反應」完全不一樣。

當一個老公被罵,一定想躲,一定想反,就算沒回嘴或吵架,至少也找幾個同事或朋友傾訴。但,可憐的孩子,他們的家就是他們的全世界,這個「世界」就是繞著他們的媽媽轉啊轉,當這個媽媽天天在罵他們,用同樣的眼神,同樣暴戾的聲調,日復一日的在掏空孩子們的心,孩子無處可躲──

沒有人告訴孩子,他們不應該被罵。他們是正常的,其實是他們的母親不正常。但沒有人會這樣告訴孩子。

所以,當媽媽在發飆的時候,大人會閃躲(躲到最後就是分居、離婚),但孩子呢?可憐的孩子卻會「順從」,並且在初期想辦法討好他媽。為什麼?大人知道她是不正常,但小孩子們不知道,反之,孩子還真的信以為真,以為他們真如他們母親所言,很欠罵、很該罵、很糟糕……孩子們辛苦的童年一心只想取得「他們是正常」的證明,而取得的來源正是他們那個一直罵他們的母親,而,他們永遠都取不到那個證明。

那個愛。

那,會發生什麼事?

有一次幾個家庭聚會,其他孩子都在玩耍,只有一個孩子,剛上小學,獨自一人低頭玩手機;大人叫他別玩了,站起來,他且履勸不聽,玩超過時間也毫不在意。

我們都以為他們的父母太放縱孩子,是嗎?後來得知,實情恰恰「相反」──那個孩子的媽媽管教極為嚴格,不常打,但常罵,經常罵,天天罵,什麼都罵,奇怪,照理來說,這樣嚴格的媽媽,孩子應該會乖乖聽話,不是嗎?

不,經常罵,永遠罵,什麼都罵,反而造成一個結果──孩子竟開始認為,就算明明知道這樣子玩下去一定會被他媽媽罵,而且會被罵得很慘、很恐怖、很喪志,但「那又怎樣」?平常不玩手機的時候,他「一樣」會被他媽媽罵得很慘、很恐怖、很喪志,所以孩子已經發現,「被罵」這件事情在他的家根本就是「無法避免」的,好,既然如此無法避免,那,就養成了被罵的「習慣」吧。於是,大人講的話也就完全沒有約束力了。這就是為什麼,那些變態的嚴格大人,教出來的依然是壞小孩!

更可怕的是,對這樣的孩子來說,他們已經習慣一種「罵人的人就是正常人」的心態,那麼,他們也很自然的,對任何人「開罵」。

因為,罵人就像呼吸一樣自然。

所以,還等不到長大,他們已經對他們身邊的同學、朋友、還有任何看不順眼的長輩,開飆、開罵──那聲勢、姿態還有最恐怖的「眼神」,與當初對那孩子施行「罵」之言語暴力的母親是一模一樣。有個朋友恰是小學老師,曾聊到現在孩子很難教,她曾經被一個孩子頂嘴到自己竟然哭出來了,她說,她哭的原因,其實是看到那孩子的模樣「甚為恐怖」,那孩子直勾勾的望著她,說出不屬於孩子的話,竟然當下令她備感羞辱,忍不住落淚。

是的,因為罵的人充滿「自信」,一點也不猶豫自己正在做不對的事,那種勁力讓他不需要動用拳頭,就可以讓被罵的人「備感羞辱」。

而一個人通常是不會只有羞辱的,當然還會「生氣」,生氣為何有一個人可以將自己這樣罵;但恐懼抑制了生氣,使其必須壓抑在心裡不能發出(以免更被罵到無法控制的境地),而被抑制住的那股氣又化為極大的憎恨,可能放了一輩子都沒辦法化開。

是誰教的?

當然是家中的那個女性家暴者。愈來愈多的女性,在家的時候,當那個家的「大老闆」,而且,真的擁有這樣子隨意想罵人就罵人的權利,於是,讓這樣的「罵人」風氣繼續在社會蔓延開去,愛打人的少了,但「愛罵人」的人卻愈來愈多,別以為關上門來,別人看不到,那些「罵聲」,已經留在了某些人的陰影裡了。

(圖片來源:Tim Evanson 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