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每個好人,都像瑞典環保少女這麼會搞行銷,世界或許再會好一點點